Menu

林连玉先生的公民权被政府褫夺与教师注册证被吊销的实际原因

朱运兴

华教乃华裔的千秋大业。争取华教以母语教育的平等,是我国内千千万万华裔所渴望的。极不幸的是:经过数十年的苦争,不但未获得丝毫的进展,反而被丢弃于海洋风浪漂浮中,未得政府的同意与协助。并且每一次政府修改其政策,华教更陷入更深一层、严重的威胁境地中。

这数十年来,热心教育界的人士与华人社会的领袖,出钱出力,争取母语教育平等的原则,不屈不挠,不惜牺牲,不计后果,勇敢地批评不公平的教育政策的,我相信在这数十年来,只有林连玉先生一人矣!他对争取母语教育平等的贡献,是非常的伟大。他的勇气,是无可否定的。自从他接任了教总的主席,即尽力负起其责任来维护华教的存在与平等的地位。凡是政府有所施行任何不平等和不合理的政策,他就不客气和勇敢地基于国家宪法范围内许下的权利,积极强烈的批评。他是在非常合理与公平的范围内负起其责任。但是最后在一九六一年八月十二日,政府通知林连玉先生要褫夺他的公民权,继而吊消其教师注册证。同时也宣布政府的理由如下:

“自一九五七年以来,他的言论行动对国家不忠……

(一)他故意歪曲与颠倒政府的教育政策;

(二)他的动机含有极端种族性质,可能促成各民族间的恶感与仇视及造成骚乱。”

因此政府依宪法第廿五条的条文下褫夺了他的公民权。以上是政府公开主要的理由。

林连玉针对朱运兴于《拉萨报告书》签名一事进行解释,并反驳副首相敦阿都拉萨在打巴联盟竞选大会上提及的教育问题。(《星槟日报星期刊》,1961年5月14日)

 

但据我所知,这是政府所作为藉口的理由来执行,并达成其褫夺林先生公民权的目的。其实,林连玉先生失去其公民权与我有很大的关系,因为联盟政府是大大不满当时一九六一年五月中安顺区国会补选的惨败。同时,安顺区国会的补选已证实华人大大反对与不接受《达立教育检讨报告书》的对母语教育不平等和威胁的政策。

一九六一年五月四日,安顺区补选提名时,我朱运兴以独立人士身份参加该国会的补选,并以《达立教育报告书》作为主要竞选的课题。在此五月选举进行中,林连玉先生在各华报发表反对《达立教育报告书》中不合理与不平等对待母语教育的评论;及反驳所有联盟的部长对独立人士(朱运兴)不公平与歪曲的攻击;解释为何支持《拉萨报告书》与反对《达立报告书》的原因。

故此,安顺区国会的补选,拉萨与达立的教育政策成为一时街巷茶楼与角落的热门谈论主要的课题,以及各报界每日争取发表的渴文。林连玉先生在各华文报的评论,使选民更加了解政府的不公平与不合理的教育政策。

时任副首相敦阿都拉萨在打巴联盟竞选大会上指出,朱运兴曾签名支持《拉萨报告书》,实为华文教育的第一罪人。(《光华日报》,1961年5月13日)

最后,在一九六一年五月卅日投票那一天,各华、英报界皆有出现主要选举的标题:

(一)华报“今天政府的教育政策,是接受或反对”。

(二)海峡时报‘EDUCATION POLICY ON TRIAL·VOTE FOR OR AGAINST’(教育政策被考验,投票支持或反对)

一九六一年五月卅一日辰早,投票结果,《光华[日]报》的标题:

“独立人士朱运兴击败华景裕  相差三千余票  联盟失一席位”。

在《虎报》、《中国报》、《星洲日报》、《南洋商报》及《海峡时报》对安顺选举的报导,该说是全马铁般事实的证据:

人民已不接受达立教育的政策。

联盟政府对这次的教育政策的惨败,是非常之愤怒与不满。

安顺区选民的投票,经已表明他们拒绝政府达立教育政策。他们支持独立人士朱运兴的胜利,是使他有机会再进入国会争取华教的总要求。结果华教胜利了。两个月后,即一九六一年八月十二日,竟很不幸的换来一个很大痛苦的代价。那就是林连玉先生的公民权被褫夺及教师的注册证被吊消。我朱运兴相信,不但是我个[人]感觉非常的痛心,千千万万爱护华教的人士也是一样的悲痛。

为了维护华教,林连玉先生已牺牲了一切。但是我相信,林连玉先生是一位意志坚强于华教的大斗士,对母语教育的争取,是无价可比的。我希望今后华校的师生及各董(士)[事]们,应以林连玉先生的正义勇敢精神,来继续争取华教,达到我们的目的。同时,切勿将林连玉先生伟大的牺牲与贡[献]付诸东流。

1961年5月30日安顺区国会议员补选结果剪报。独立人士朱运兴以得票11,943张获胜。(《南洋商报》,1961年5月31日)

 

 

 

 

 

 

 

 

 

 

附注:

  • 朱运兴先生此文撰写于1980年代中,原来是提供予《教总33年》特刊,由于内容性质问题没有采用,其后收录于《华文中学改制专辑》(1986年)。
  • 原稿为繁体直书,无标点符号。为方便读者阅读,兹根据现行简体横排和标点符号格式重新排版、断句。若有更动,加方括号[ ]表示增字,加圆括号( )表示删字,以便保留原稿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