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林连玉与尊孔中学

林连玉先生在他自撰的小史中说:“这时候(1930年前后),马来亚不景气,一担树 胶仅值五元。经济萧条,我不想来了,在永春太平小学任教一年,转到厦门大同小学服务,才几个月,老友黄光铙任尊孔中学校长,迭电催我南来,不得已,中途向 大同学校辞职,赶到尊孔中学,似乎是1935年10月中旬,自此即未曾离开这个岗位,一直到1961年8月,被教育部驱逐离校为止。惟马来亚沦陷期间,我 被雪州教育局调至士拉央学校任校长六个月,我把学校关闭了,脱离教育界,而到巴生而榄树胶园中养猪维持生活,这是例外。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恢复和平,尊孔中学董事部聘我回校,我拒绝担任校长,以校务委员会主席名义,负责进行复校工作。这时候的尊孔,真可以说是荡然无存,不但一桌一椅没有,甚至连空壳的校舍,也是门破墙穿。”

“满目是烂墙裂壁,只好借人镜白话慈善剧的社址,为暂时办事处,另借柏屏和州立两校 的教室,暂时上课。(尊孔复课日期为1945年12月20日,他校已放假了。)然后一面修葺校舍,一面购置校具,一点一滴,从新建设,由小学而中学,等于 创办一间新校,苦干两年,粗复旧观。董事部再度聘我任校长,我又不接受。我所以两度拒绝担任尊孔校长,是我认为董事部不健全,使我失却信心,说起来牵涉到 华人社会的病态,以及我个人的人生哲学,不必多谈了。”

为什么说:尊孔复课日期为1945年12月20日,他校已放假了呢?原来,这里面又有一段秘辛。

林连玉先生在一篇《黄重吉先生》的文章中,提起黄重吉先生对吉隆坡华人社会有三大贡献:(一)福建会馆的翻建;(二)尊孔中学的复校;(三)中华中学的复办。誉黄先生是复兴尊孔中学的第一功臣,经过如下:

尊孔中学的复校

尊孔中学位于吉隆坡市中心区苏丹街背八打灵小山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办有高级中学、 初级中学、师范班、小学,拥有学生一千多人,号称雪兰莪州的最高学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马来亚沦陷期间,学校停办,校舍被日军占作军部,所有设备,荡然 无存了。及至1945年9月,马来亚的日军向联军投降,各地华校纷纷复课,但尊孔中学的复课工作,却遇到礁石。原来,秩序初复,日军投降,英军未至,青黄 不接。以共产党为主干的抗日军进驻吉隆坡市。其总部宣布废弃旧秩序,仅承认他们所组织的五大团体,就是工人联合会、商人联合会、文化人联合会、妇女联合 会、农人联合会。据说这文化人联合会拥有最高的权力,几乎等于教育行政的最高机构。凡学校要复课的必须得到它的承认,知识分子要充作教员的也须得到它的承 认。尊孔中学的旧校长广东台山人伍坚志正在登记学生,进行复课。那文化人联合会却发出猛烈的抨击,指伍坚志于战前曾为着保存其校长地位向教育局诬告若干反 对他的教师及学生是共产党,以致教师被撤职,学生被拘捕,像这样反动的人物,怎可出任新时代的校长?伍坚志栗于当时的环境,不得不畏萼而退。于是,尊孔中 学的复课工作乃中途停顿。黄重吉先生原是尊孔中学的董事,这时候,挺身出来,邀请众董事举行会议,设法为尊孔中学复课。在诸董事的意见,以为伍坚志既然不 敢复任校长,而原来的副校长,海南人郑心融,于战时逃匿于苏门答腊,未曾与敌人合作,身世清白,可以升任为正校长。但文化人联合会却说郑心融是中国国民党 的党棍,也不堪充任尊孔中学的校长。这么一来,事又搁浅了。黄重吉先生不辞辛苦作为中间人,于文化人联合会及尊孔中学董事之间往返磋商。在文化人联合会的 意见以为尊孔中学校长一职必须属于文化人联合会的主席张晓光(原为中国小学的校长)。在尊孔中学董事的意见则坚持尊孔中学的校长非郑心融不可(因董事们多 属国民党的党员)。最后双方协议以郑心融为正校长,张晓光为副校长。董事已发出传单定期举行会议,成立议决案见诸实行了。不料开会前两小时,文化人联合会 却用电话通知尊孔董事长张昆灵说,尊孔的正校长非张晓光不可,郑心融充其量只可容纳为一普通教员。于是,董事会议又告流产。黄重吉先生再往疏通,提出以无 党派色彩原任尊孔中学小学部主任林连玉任正校长,获得双方同意,复校的工作乃得顺利完成。但,时期已迟至1945年12月21日才得借州立小学及柏屏小学 举行开学仪武。其翌年,黄重吉先生更捐出五千元作为尊孔中学部复课的费用。所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尊孔中学的复兴,黄重吉先生是第一功臣。

1946年尊孔中学部复课,欣逢尊孔创校四十周年,在复校委员也是老校友的赵伯悦老师提供数据之下,林连玉先生替尊孔学校撰写校史并纪念会对联:

“若论开基,丰功永纪陆如佑。
以言建设,伟绩常思宋木林。”

林先生对笔者说,陆佑当年捐三万元,另外免息再借三万元作为尊孔的办学基金。不要小 看那六万元,要知道,那是半分钱还可以购买东西的时代啊,一碗粥一分钱,一碗饭两分钱,这么一比,那时的六万元等于现在多少?所以说“若论开基,丰功永纪 陆如佑”。至于说“以言建设,伟绩常思宋木林”,林先生所撰写的校史上有这样的叙述:“1916年宋木林先生出任校长,锐意改革,校风为之一振。是年冬, 第一届高小及国民小学毕业。翌年停办高小,而改办乙种商科及夜间商业讲习班,自是学生人数激增,于同年11月21日由董事会议购八打灵山之地为校址。宋先 生躬率学生(由甘榜亚答来)披荆斩棘,擘划经营,今之校舍(指尊子乙大楼,今之国中校舍)乃于1922年落成。本校有今日规模,宋先生之遗泽诚不可没 也。”

谈到尊孔中学缺少运动场的问题,林先生慨叹地说:本来,教育局曾致函尊孔董事部,建议尊孔与美以美英校共同建设现在美以美英校那个场地,两校共享。可惜,尊孔董事会却以“我们的孩子是来读书的”理由,放弃了大好时机。也因此,这块场地就成为美以美英校专用的运动场了。

再谈到尊孔的扩展问题,林先生说,如果董事部和教职员之间有协调而又高瞻远瞩的话, 目前的卫理公会大厦、教堂以及童军总部的地带,当时应该可以申请的,不过,谈扩建者都舍近求远,更重要的希望有人献地……。林先生回忆道,可能当 时没有现代化的建筑机械与技术,于是都忽略了那块小丘、坑谷之地……。最重要的还是人的问题,因为尊孔的儿女还在襁褓中……。即使五十年 代,独立前夕,尊孔儿女的热火朝天,连年累月的捐献建校基金,希望建校,终因人微言轻,不能举足轻重,否则,何致于此?同时,也不会被改制。尊孔校友的贡 献,很具体的就是促成将尊孔小楼拆掉重建为今天的尊孔独立中学。

往者已矣,先贤作古多年,陆佑与宋木林等,林连玉先生逝世也超过一年了,“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他们兴办尊孔的典范,尊孔校友是必然要继起而发扬光大的。尊孔校友是不会只满足于现状的!

本文曾刊载《星洲日报》1987.1.24,后收录于教总秘书处编《族魂林连玉》(2001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139——143。电子档取自《木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