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林晃昇领导特质是民权运动的遗产

“他考虑到国家政情须有所突破以带动全面,所以在1990年林老总断然请辞董总主席,加入行动党。”

陈友信说,林晃昇加入行动党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但身为领导,是无需担心争论的。

陈友信也是英迪基金主席。他今日出席林连玉基金主办的“林晃昇学术研讨会”致开幕词时这么说。

杜乾焕:林晃昇精神影响深

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致词说,此项研讨会能让华教的后继者更深入地了解林晃昇精神全貌及对我国公民社会所作出的社会整体攻击。

“林晃昇离开我们已有10年之久了,但他留下来的,不论是有关母语教育耗时民主人权的言论及实践,毅然深深影响现今的大马社会。”

讲题:政治参与及大马华教运动:林晃昇的角色
主讲人: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政策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讲师陈耀泉博士

两线制予华教更多运作空间

当前的华教运动是脱离不了政治参与,因我国在政治上仍是实行社区主义。

所谓的社区主义,就是把国民当成国家的一个社会角色和关系的环节,无法给予个人或个别群体绝对选择的能力,要通过政治参与来争取个人或个别群体的权利。

我认为,两线制所带来的政治效应比较好,因给予华教更多运作的政治空间。

此外,林晃昇所提出的三结合失败的原因,主要是董教总无法整合华基政党共同争取华教的利益,在还没有取得共识前就选择民政党。

董教总也没有拟定有效的行动策略来推动三结合,单靠口号是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同时也忽略了巫统霸权将阻碍华教的发展。

至于两线制的失败是在于当时的行动党推出了反对党阵线,民权人士认为,行动党为了本身的利益离开,而当时的内部问题,也是行动党无法成为华教运动平台的主要原因。

我认为,董教总提出“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理念,无法带来更有效的政治力量,因这限制了董教总在政治参与的角色。

讲题:林晃昇:马来西亚华裔民权领袖”
主讲人:人民之声董事柯嘉逊博士

九大目标还有很多未达成

林晃昇倡议的1985年华团联合宣言具体的提出了九大目标,而这些目标至今还有很多还未达到。

其中一个目标是废除新经济政策、土著/非土著的区别,是至今仍在讨论的,尤其是来届大选已经距离不远了。

华团联合宣言更是显示林晃昇的包容性,因这宣言与过去其他备忘录不同之处,是不仅以华社角度开发,而是涵盖了整个马来西亚各族的问题,例如最低薪金、妇女权利和环保课题。

我认为,林晃昇领导的特质是马来西亚民权运动的遗产,因为林晃昇不仅争取华社权益,还包括所有被压迫者或者被歧视的权力。
林晃昇留下的榜样,使我们对公民权利的醒觉永远存在。

孝恩文化基金执行长王琛发:林晃昇精神 为国人寻求答案

孝恩文化基金执行长王琛发指出,林晃昇留下来的精神想法,在今日可成为国人寻求答案的方向,即华教课题到底是教育课题,可纯粹从教育上来解决,还是一个政治课题。

视频发表论文

他说,林晃昇当时在挣扎的时代不断寻找思路,包括提出三结合和两线制,因林晃昇提出的自由诉求,在当时与当政者要稳定国内的意愿是有着冲突的。

“当政者的想法是,在面对外国的势力、全球化的情况下,国内必须稳定、不能乱、受到控制,也就是自由受到限制。如果我们接受既定的现实,是不是要在经济成长中失去我们所希望的精神和文化财富?”

王琛发目前处在中国,他是通过视频发表其论文“茅草丛中寻找公民出炉——林晃昇对华教1980的再三抉择”。

讲题:华教的宪制抗争:林晃昇与独大运动
主讲人:博特拉大学外文系中文组讲师徐威雄

独大运动涉及层面深广

独立大学(独大)运动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中下旬,终至80年代初,是我国200年华文教育史中涉及层面最深广的群众运动,最后以失败告终,唯影响深远,意义深重。

虽然事过30年,学界对独大历史研究依然阙如。

林晃昇领导独大理事会时代,从全国请愿到起诉政府,都与他的运筹领导有关,重要的文告公函也以他名义发出。

独大产生的背景与当年南洋大学的创办相似,50年代初新马华教陷入危机,华校生到中国升学的渠道被切断,国内的马大只收英校生,南大创办人陈六使倡议自办大学,独大运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引爆。

讲题:论林晃升的“亏本生意”
主讲人:马华作家甄供

亏本生意付出无数心血

林晃昇生前在领导董总时,把所有时间和精神投入在争取华教生存与发展的工作,自己的生意交给别人料理,因此,他的生意越来越缩小。

林晃昇没有懊悔,反而感到快乐,甚至自我调侃,自称这是亏本生意。惟他已把这门亏本生意视为自己的事业,他希望以成绩证明这亏本生意会出现惊人成就。

林晃昇集诗人、矿家、华教运动者于一身,惟他不愿安享矿家的优裕生活,毅然在风雨飘忽的70年代加入捍卫华教权益的队伍里,与沈慕羽、陆庭谕等人共赴时艰,成为华教的中流砥柱,印证了他是后林连玉时代的一位重量级华教领袖。

林晃昇于1973年起领导董总17年,事实证明,林晃昇眼光独到,董总历尽沧桑,饱受时代风雨的袭击而屹立不倒。

我认为林晃昇在维护华教的生存、发展与开拓,付出无数心血,也付出他的人身自由。

讲题:林晃昇的战略思想与实践精神
主讲人:资深评论作者兼董总前执行秘书李万千

投身政治倡导两线制

林晃昇以维护华教、发展母语教育、伸张人权、争取平等地位为志业,数十年如一日。

70年代,林晃昇领导全国独中复兴运动,力争举办统考及申办独大,因华小高职事件而身陷囹圄。

林晃昇于90年代离开董总领导岗位,投身政治圈,倡导两线制,以打破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他高瞻远瞩 ,坚持创建加影董教总教育中心,奠定了发展华文高等教育的基础。

林晃昇及其董教总团队领导华教运动17年,领导过两次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转向,首次战略转向是把华教运动扩大为民权运动;第二次战略转向则是提出“两线制”的政治理念。

从战略思想和实践精神的角度来评价,林晃昇不愧是上世纪80及90年代最杰出的华教运动领袖、民权运动先驱以及民主政治改革的倡导者。

讲题:论1980年代林晃升在华教运动多元主义的论述与实践
主讲人: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房怡谅硕士

对抗不平等教育政策

华教运动是对抗不平等教育政策,反对政府落实消灭华族母语教育的“最终目标”。

华教运动与巫统所主导的政府对于一个多元族群共存的社会现实下,该如何达成“国民团结”的目标有着南辕北辙的论述。

政府认为把各民族孩童集中在同样的教育制度,用同样语言学习,就能达到国民团结的效果;华教运动则认为,由于国家经济、教育、文化政策对非土著的差别待遇,导致各族无法达到真正团结。

华教运动在林晃升领导下,从原本只收落弟生,形同补习学校的华文独中发展成拥有统一课程、统一 考试及本身师资培训的完整华语中等教育体系,成为中港台以外最庞大的华语教育体系。董教总所谓的“争取母语教育”,其实是以华社为主的族群教育运动,是华 教运动对抗单元教育理念的另一场单元的族群运动。

主题:典范与典范转移:林晃升及其领导华教运动
主讲人:华研学术副主任詹缘端

“打入国阵”争取权益

林晃升当年发动的“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口号,唤起华社的响应,争取改善华人基本权益。

三结合原是1982年第六届全国大选前,董教总提出的政治概念,董总原希望通过结合朝野政党及民间华团三方面的政治力量,以里应外合的方式“打入国阵,纠正国阵”。

1990年全国大选来临前,董教总27位华教民权分子加入行动党,掀起新一波‘民主的革命’。

林晃升作为时代典范的作用与意义,也是杰出的社会企业家,其三结合到两线制的倡议,以及独大官司的诉讼案就是最好的说明。

独大的一人一元法律基金运动,是继创办南洋大学后,华社最大的社会运动之一,从独大的官司过程,可以看出林晃升对母语教育理念与多元民族要求认识高度。

从林晃升领导华教运动的社会运动与他个人的领导特质来看,他以一个社会企业家的精神,为了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创造了一个时代的典范。

主题:多元文化主义、族群中心主义抑或种族主义:论林晃升时代的华教运动
主讲人:林连玉基金高级执行员江伟俊

“抵抗单元,积极建设”

林晃升时代是华教运动属于“抵抗单元,积极建设”的阶段。

基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导致华社长年必须捐助巨额予华校;林晃升时期的华教运动得适度操控族群中心主义的论述,感召华裔社群自愿牺牲的捐助华校。

在面对政府单元政策时,华教运动则以多元文化主义回应;在多元文化主义所包涵的“多元文化”与“族群平等”的论述,赋予华教运动的合情、合理的基础。

新闻来源: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