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最后目标问题

这一次会议,除了教总理事外,还邀请其他教育团体派出代表参加,本人现在代表教总先致谢意。我们是教育的实际工作者,关心教育问题,是我们的本分,由我们来谈教育问题,最为实在。最近我们又看到一个规模壮阔的有关华文教育的宣传了。我要指出,那是奉命宣传的。吃官家的饭,说官家的话,自是难怪的事。倘若你问他:“以巫文为所有学校主要媒介,这话怎样讲?一九六七年以后,华文的命运如何?”他一定没法给你圆满的答复。但有三点我必须严正地予以辩正:

所谓最后目标问题

第一,所谓最后目标问题:我曾经告诉梁宇皋一九五七年正式教育法令,已经扬弃《拉萨报告书》第十二节的最后目标了。并且警告他:不要喋喋不休。不料梁宇皋是不知觉悟,公然印出他的小册子,到处散发,并说:《拉萨报告书》、《1957年教育法令》、《达立报告书》是三位一体的东西。现在我只好把问题真相说出来。《拉萨报告书》第十二节的最后目标,所以不列入一九五七年正式的教育法令之中,原来是敦拉刹本人亲口答应的。时间是一九五六年,五月六日,地点是当时教育部第二会议室。在场的人物,除华校董教代表以外,还有当时副教育部长朱运兴先生。请看下列两原文:

A)《1956年拉萨报告书》第十二节:“本委员会更相信,本邦教育之最后目标,必须为集中各族儿童于一种全国性的教育制度之下,而在这教育制度之下,本邦国家语文乃主要之教学媒介。然本委员会亦承认,达到此种目标,不能操之过急,必须逐渐推行。”

B)《1957年教育法令》第三条:“本邦之教育政策,乃在建立一种全国性教育制度,能为全体人民所接受,以满足人民之需要,就整个国家言,以增进人民之文化、社会、经济及政治之发展;立意以巫语为国语,但同时保证并维护本国境内除巫人外之其他民族之语言及文化。”

或者有人要强辩,“立意以巫语为国语”,就是“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吧,我说:这是没有常识的。要知道国语是国语,教学媒介是教学媒介,两者截然不同,不是一物两称的。譬如:国语月不能说是教学媒介月,不是极明显的例子吗?

所谓华文中学华文科有三分之一的问题

第二,所谓华文中学华文科有三分一的问题:这可分为两层来说:

A)去年十月廿四日,报上的消息,教育部长谈话说,改制的华文中学,华文科每周授课一百八十分钟,如要增加,须得教育部长批准。在这以前,教育部长还曾对记者否认三分一的说法。但今年七月十五日,教育部长正式文告,却说明华文科的教学时间每周除一百八十分钟外,还有华文文学一百三十五分钟。此外,尚有三百六十分钟,授权校长,可以教授华文的科目。前后自相矛盾,却具有一层重大的意义,那就是告诉我们,华文科的地位,并没有受到法律明文的保障,全凭教育部长的高兴。他给你少,你就少,他给你多,你就多。因此,我们恐惧有一天,教育部长会下命令说,华文非本邦所需要,在学校中不必教授。请问:一个民族的文化命运,如此没有保障,大家会觉得满意吗?

B)所谓三百六十分钟,校长可选择华文科教授,把它分析出来,每周授课总时间被规定一千六百二十分钟,分为三十六节。这三十六节,以初中一二三年为例,校长必须遵照共同课程,分配给母文四节,文学三节,科学三节,历史两节,英文四节,巫文三节,数学三节,体育两节,图工两节,地理两节,共二十八节,那是不可变更的。剩下八节,虽是校长的自由权,但华文中学的数学及科学,学生的程度,向来高过英校。英文科的程度也与英校不过相差一年,若不维持原有程度,则毕业的学生,便无法升大学,若要维持原来的程度,则把八节的时间,分别增加给英文、数学及科学三门的功课还嫌太少,又哪里有时间可以教授华文的科目?我倒要请求教育部长澄清四点:A)如果校长把这三百六十分钟,分配增授英文、数学及科学,是不是这三科可以应用华文教授?B)如果认为三百六十分钟,不必增授英文、数学及科学,则这些时间是否可以完全教授华文,即令部长有心如此提倡,三科因为教学的时间不足,势必把学生的程度拉低,使他们毕业时,没有能力升入大学,那将怎样办?C)改制的华文中学全部课程中,哪些科目是应用华文教学,而且是以华文为考试媒介的?D)如果所宣布的是根据以林苍佑为主席的那个课程及时间表委员会所规定,则除语文科外,其他各科纲要,可编成各民族语文课本,自由采用。这一条,为什么不予宣布?

由上所分析,可知所谓三百六十分钟,是镜中花,水中月,原来是一种假现象。总而言之,华文中学改制,要受“以官方语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限制,是不能接受的,一接受下来,眼前暂时是英文中学,不久的将来,成为巫文中学,华文中学便没有了。

所谓学生的出路问题

第三,学生的出路问题:他们的宣传说,学生有了共同资格,才有相同的出路,这意思就是说:必须考取英文的文凭,或巫文的文凭,然后给予承认,有饭可吃。要知道:国家引用人材,是以能力为标准的,不应该以语文属性的文凭为标准的。譬如:聘请专家拥有英国文凭的可以,拥有法国文凭的也可以,为什么同是国民,具有同等能力,只因为是华文的文凭,就要被排斥呢?印度十四种语文的文凭都价值相等,不可以作为本邦的榜样吗?所谓出路,中学生除了任政府方面的低级公务员的职位之外,在其他方面,华文中学生,比英校的学生更为广阔,因为他们多认识一种母文,华人社会需要他们,若有一个华人社会的职位,让华校英校学生角逐,胜利的,多数属于华校的学生。

就从升学方面来说,华校的学生即使不便夸张说超过英校的学生,至少他可和英校学生并驾齐驱,谁说没有出路?我还要指出:出路是靠自身能力奋斗出来的,不能倚赖政府的。事实排在眼前,每年考获英文初级文凭的,数以万计,到底有几个政府曾给予饭吃?所以华校学生的出路问题,我们绝不失去信心,至于中学毕业的学生高不成,低不就,不仅华校学生为然,英校的学生也是一样的,可不是吗?拥有九号文凭,找不到工做的,不是有很多人吗?报上的消息,梁宇皋曾经谒见教育部长,请求指示将来执行教育政策的意见:(一)小学免费教育是不是永久有母语的?(二)华文中学华文科,是不是每周授课只有一百八十分钟?在梁宇皋的意思,以为这么一来,便可以表示他的关心华文教育了。其实,这是他的笑话。因为教育部长,仅是奉行法律的人罢了,法律怎样定,他就要怎样做。梁宇皋虽是官委的,也算是立法委员之一,法律要经过他们的手头,才得通过的。他如果真的有心翼护华教,只要在立法会上,争取一条立法明文,把华人对教育总要求列进去,岂不是华文教育得到保障了吗?现在梁宇皋对于自己参加起草、参加通过的《达立报告书》,还不知道将来会成为怎样的事实?立法人反而向奉法人请示意旨,如此立法有何意义?是不是笑话?我要告诉梁宇皋,教育部长的诺言,并不可以当作立法明文的。教育部长仅是政府许多部门中一个职位而已,人选随时可以更动,现任部长的诺言,后任的部长可以认为于法无据,不便负责,那时候,你怎样对得起华人?

如何展开华人学习华文的运动

今天我们要研讨的有两大课题:第一是如何展开华人学习华文的运动。这该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要持久,要深入,使所有的华人,都明白母语母文的可贵,把子弟送入华校肄业。各地华校教师公会,如马六甲、霹雳、槟威、美罗等区的华校教师会,已经实行展开工作了。我们希望大家一起来做得更美满一些,而且不是这一回做做而已,以后任何时期,都要继续积极去做。

至于华人的子女所以要肄业华校,各区教师会所举出的理由,都很正确,撮要说来:
A)华校是真正适合本邦的多种语文的教育机关,毕业的学生,认识华文,认识英文,还学会国语,英校的学生就做不到。

B)华校秉承旧传统,不但注重授予知识,还注重陶冶品性,在华校毕业的学生知道孝父母,友兄弟,敬老尊贤,完全是华人的气质。

C)母语教育是最直接有效的教育,联合国文教科也是如此主张。

D)世界上任何民族,没有不认识母文的,华人而不懂华文,可以说是一种耻辱。

E)华文是联合国的官方语文,全世界最通用的语文之一。

说到英文,自然是有用的,但它的价值,是在学术上、外交上、对外商业上,不是在日常生活上。假如家长有培养子女的计划,可以让他升入大学,或到外国去留学,给他多学英文,那是可以的。如果仅能培养到小学或中学为止,那就会学不足以致用,英文不通,华文不会,很危险的。我再有一种警告,以前英文所以吃香,是受殖民地政府的保护,子女学会了英文,可成为白领阶级,有较高薪水可支取,有养老金可享受,一生过着悠闲的生活。可是时代不同了,马来亚已经独立了,英文在本邦拥有官方语文的地位,仅至一九六七年为止。懂得英文的人,今后再也休想都有白领阶级可做了。所以在这时候,专门学习英文是最不智的冒险行动。大家应该记得,本邦日治时期,因为政府不用英文,许多仅识英文的人比较识华文的人,生活更为困苦。这种现象,不久又要重演了。而且是永远的。我们不应该警惕吗?

如何协助华文中学的独立

(二)如何协助华文中学的独立,最近全国各著名华文中学的董事会及赞助人大会,已经纷纷议决维持独立,以待董总及教总交涉的结果。这种热爱本族文化、不怕辛苦的精神,值得我们表示无限的敬意。我们知道,华文中学是华人自身的血汗创办起来的,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继承先贤维持下来,以发扬光大我们的文化,但自明年度起,骤然被剥夺了部分津贴,经济必定陷于困难。因此必须董教学三方面,衷诚合作。在董事方面,自然会尽他们的力量,在教师这方面,我要呼吁独立中学的教职员们,一致捐廉助学,其方式可采取民主精神,举行全体教职员大会,一致议决捐廉的方法及其数目,共同遵行。另一方面,应该与董事部合作,共同计划维持学校前途的大计。我知道,各华文中学的董事部都要在今年内编造明年度的预算,希望教师捐廉助学的事,于最近期间见诸实现。以前梁宇皋曾说,华文教育没有问题,是教师为着饭碗问题,其实,十多年来,我们只与华校董事合力争取华文教育的地位,何尝争论薪水?现在时候到来了,我们就表现不是为饭碗的精神,给那些人看一看。总说一句:我们宁可自己节衣缩食,不愿让民族文化毁灭。还有,我要指出下列各点,使教师们知道,如果学校改制,是更不利的:

(一)     于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一日以后才到校服务的教师,立即解聘。

(二)     华文大学的资格不被承认(包括南洋大学),男的每月只有一百六十元,女的每月一百四十五元,连同生活津贴都不超过两百元。

(三)     即使是旧的教师,其薪水不能超过顶点,并非维持现在的原薪。

(四)     芙蓉振华中学,有八名教师,去年年底因年满五十五岁,被强迫退休,现在虽改为退休年龄六十岁,但他们并未闻复职。

(五)     彭亨文德甲华联中学,获得批准改制历七阅月,未得政府分文,教师待遇有的三百多元,有的两百多元。

(六)     校长虽说不能随便辞掉,但没说不能调职,如果别族的人调来为华校校长,那华校还有什么保障?

为维护我们的文化而献出力量

我们郑重指出,华人不但是本邦的公民,并且是本邦的最大纳税人,我们缴纳教育税,我们的中学,不但得不到平等的照顾,甚至连殖民地政府给予下来、业已享受数十年的区区部分津贴也被剥夺,这是被迫的。我更要郑重指出,本来和我们是一家人,眼前暂时分离,将来又必然成为一家人的星加坡,已经平等地对待华巫英印四种语文的教育了。最近关于中学四年制的问题,华人一经团结起来,表示公意,政府马上表示善意的接受,我们联合邦,不应当如此吗?

我要大声呼吁,所有热爱华人文化的人士,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共同为维护我们的文化而献出力量。

最后,昨天报载梁宇皋又在安顺造谣说,我要推翻联盟政府。这真是笑话,我不同意的是《达立报告书》,不能说是反对联盟政府。即就教育政策说,如果废弃《达立报告书》,实行也是联盟政府所定的《1957年教育法令》,纠正歪曲部分,如华人总要求所说,组织教育咨询委员会,从事折析疏解以求技术问题的解决,我们表示欢迎,何至于反对?大家应记得,去年八月梁宇皋说我不谈教育,而谈(一)赤色流血革命,(二)颠覆分子渗透活动,用意罗织罪名,以便加害。现在这毒手套又戴起来了,请全体华人注意这个把戏。

一九六一年八月七日

本文收录于林连玉《华文教育呼吁录》(1986年:林连玉基金出版),页99——108,电子档取自董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