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族英沈慕羽

“服务一生,战斗一世”,是“族英”沈幕羽的自况。古城第一世家,古城之英沈慕羽,2009年2月5日晚上9时15分在家中辞世,享寿96岁。“华教尚未平等,同道仍须努力”,是他的遗志。

1951年,华校教总成立,便成为华教的保护神,华校教总为了民族的根,奔走呼号,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与马华公会和董总成立三大机构,改编华校教科书,使其本土化,也召开争取公民权大会,在马华公会陈祯禄主席私邸举行与联盟重要伙伴巫统的会议,奠定华校教总领导的地位,一直作为政府谈判华校的对象。

族英沈老从1951年起,华教运动是无役不与的,从1965年接任教总主席以来,便发动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确立华文的官方地位,让华校母语教育的基本人权得到彰显,虽受到马华公会的开除党籍,政府首长的警告,也不退缩,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沈老于1965年11月领导马来西亚华人注册社团代表大会筹备工作委员会所推动的“争取华文合理地位各社团签名盖章的备忘录”,呈送给首相东姑阿都拉曼,表达心声。

1966年11月6日,董教总联席会议,成立“华教工作委员会”为恢复“三大机构”的组织,而马华公会陈修信会长拒绝参与,让华教靠董教总两条腿走路。马华公会自绝于华社,一位马华领袖讲得好,“华社是水,马华是鱼。水可以没有鱼,鱼却不能没有水。华社可以没有马华,马华却不可以离开华社”。果然,1969年度大选,马华落得兵败如山,宣布不入阁以示负责,这是后话。

1969年“513事件”之后,政府由行动理事会接管,修改宪法恢复国会。马华公会痛定思痛,发起华人团结运动,沈老与董教总领导人不计前嫌,华人团结为重而赴会。听了陈修信会长声泪俱下的忏悔,与会者都是肃然动容。

华人团结运动第一站在怡保召开,万人空巷,听了沈老的民族呼声激昂慷慨,“沈慕羽万岁”之声响起,久久不绝。结果是沈慕羽和顾兴光被控以煽动罪名。第一场触雷,在芙蓉第二场便洩了气,陈修信会长也就意兴兰珊,偃旗息鼓。虽然如此,团结运动的行动小组沈老等人,还是勇者无惧,据理力争,成为“中流砥柱”。

1973年独中复兴运动,董教总结成一体,董教总两条腿步伐一致,沈老与林老总是一时瑜亮。董教总共赴时艰,1987年抗议高职事件,华校全体罢课,马哈迪政府用“茅草行动”的高压手段,大逮捕华教人士与异议份子,单独监禁60天,再移送太平甘文丁扣留营。

“雪压竹枝低,虽低不着泥,明朝红日起,依旧与天齐”。沈老与林老总重获自由之后,依然扮演以建设对付破坏的角色,奠定了董教总教育中心的基础。1994年年底,沈老荣休不再出任教总主席,改为董教总永久顾问,退而不休。

自喻为“华教牛”的沈老,近百年来耕耘这块华教园地,果实纍纍。获得金马士华教人士,从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之日起,十多年来为沈老整理资料,编印成册,成立沈慕羽纪念馆,以收藏并公诸于世,汗牛充栋,琳琅满目,是一座华教宝库。此外,沈慕羽基金也在马六甲建立沈慕羽书法文物馆,与金马士沈慕羽纪念馆南北辉映,是弘扬沈老精神的活化石。

际此沈老辞世两周年之日,哲人其萎,典型在夙昔,谨此致哀思。

金马士大港红楼四馆兔年祭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