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族群认同与民主转型

1970年,罗斯托将从威权政权到自由民主称为“民主转型”。民主转型即民主化政治改革运动,对威权统治的批判,不宣泄狭隘民族主义,力求非暴力的政治变迁。

华教问题涉及族群认同理念,即传统华社的文化保根工作。在自由主义价值体系中,个体权益(包括族群母语教育)是一切秩序的基础。

族群意识要如何拿捏,才不致于使年轻一代感到沉重,肯定需要更多的论述与沟通。公民离不开政治,年轻一代追求国家民主转型,即追求自由、民主、公平与正义,是崇高的理想,但应客观看待族群认同问题(包括华教运动)。

族群权益有合理性

族群认同是基本人权,不是狭隘的族群民族主义,华教运动既是族群权益的问题,也是一种政治诉求,是民主转型整体运动或动力机制中之一环。捍卫族群权益对弱势群体而言有其合理性(不然华教将被连根拔起),而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并非对立。

我认为各族子民应重温《国家原则》“自由之部”段落的说明:“我们献身致力于确保我们自由社会的存在与发展……所有的成员都可以自由信仰及奉行他们的宗教、习惯和文化。马来西亚国家与其他国家不同的一个特征,就是具有丰富与多姿多采的不同文化、传统和风俗。我们要达致的社会就是把这些不同的特征化为我们的资产的力量根源的社会。”

我国曾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须遵循该组织要实施多语言教育大纲,鼓励使用多语言文化政策和图书政策之理念,并以身作则,善待国内各源流母语教育,提供各项资金和实际协助。

不等于搁置族群权益

华教运动若退守,族群文化难以持续发展。年轻一代应深入探索民主的终极原则是平等,以及谁在“公民身份”上制造分裂,以致族群意识与公民身份渐行渐远?华教运动是族群文化认同问题,也是民主化运动或民主转型过程中对威权统治的冲击力量之一。

族群认同对民主转型的作用并非是消极的。华教运动与跨族群动员工作(包括宣传与交流)应并行不悖,提倡跨族群连结工作不等于把族群权利议题搁置或压抑下来。

在民主转型的复杂因素中,威权统治以民族主义政策来获取政治资本(缺乏向公民认同的方向发展),公民通过行使权利(包括华校之延续)而使得民族主义政策不逾越理性的限度。

开展华教运动多元面向

当族群或种族问题很尖锐时,华教组织所经营的跨族群工作就能彰显其功能,并持续给威权统治造成冲击。因此跨族群动员是必要的工作,才能回应时代的需求与挑战。

开展华教运动的多元面向,不管是捍卫族群认同及文化保根工作,或是跨族群实践(包括政经文教及社区计划等),是华教运动面对全球化与国家议题(如建立“国民社会”之论述)时必须选择的路向。

刘崇汉,文史工作者。

(本文为2014年华教节特辑文章系列,今年题目是“族群认同与民主转型·华教的新时代挑战”,由林连玉基金组稿。)

本文刊登于《南洋商报》2014年12月,这里刊登的是原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