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转载] 族魂幼子一家三代访马,感念先辈捍卫华文教育

【《东方日报》吉隆坡11日讯】【记者:林淑芸、候显佳】大马华社尊称林连玉为族魂,其生平为爭取公民权及捍卫华文教育的贡献令人津津乐道,但他年轻时期离开家乡下南洋后,与留守中国的妻儿互动与家书往来的事跡却鲜少人知,今日就让《东方日报》一一解开林连玉鲜少人知的故事。

林连玉在26岁离开中国福建永春县蓬壶镇西昌乡的老家后,与留守中国的妻儿分多聚少,但多年来,无论顺境或逆境,他与儿子之间的家书从未间断,教总曾经派员到永春老家採集资料,收集到逾200封家书。

lim lian geok family china 3

林连玉的幼子林多文,重临父亲灵柩30年前停灵3天的吉隆坡中华大会堂(现改称隆雪中华大会堂),缅怀父亲生前的足跡。(摄影:张真甄)

处事低调的林连玉幼子林多文(82岁)一家三代人,今年在林连玉基金的邀请下,从陕西飞来吉隆坡,以准备参与来临週日(13日)举行的林连玉逝世30週年公祭,他们在参观林连玉纪念馆后,接受了《东方日报》专访,谈及他们印象中的林连玉。

现年82岁的林多文称,由於他是幼子,林连玉当年一度想要把他带到吉隆坡,但后来因老大(即林连玉的长子)染上赌博恶习,因此林连玉改变主意,將老大带到吉隆坡,而老大最初是在硕莪厂工作,后来工厂倒闭,转行当渔夫,但在1962年渔船出海打渔遇难逝世。

他说,林连玉与留守中国的老二(林连玉二儿子)和他的书信不曾间断,每个月至少有一次,內容围绕在话家常、关心近况,鲜少提及国家时事。

「我们(林连玉家人)知道他与马来亚政府打官司,我们都知道他註定要输,但他还是坚持要打,就是一股劲头,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脑袋很清楚,这个官司会输,但不得不打,最后打到英国枢密院。」

「他(林连玉)最后被剥夺公民权及取消教师资格,他知道有这个后果。个人的力量没有那么大,怎么跟政府打?但是,为了提升华文教育的影响力,没有办法,他一定要坚持下去。」

 初中最后一次见到父亲

林多文在年轻时也歷经种种磨难,一度靠务农的三叔儿子救济小米才完成高中学业,最终考上安徽煤炭大学获得免费教育而考得学士学位,参与三项国家骨干建设,移居至陕西。

他坦承,在林连玉遭褫夺公民权时,他刚大学毕业出来社会工作,当时的环境不好,没有能力把父亲接回中国。

「他(林连玉)在书信有说生活没有来源,华人给他捐献,同乡友好在士拉央为他集资捐建的小屋取名为『隆情小筑』,就是感念这些好友。」

他说,由於他们多次移居,因此有些家书保存下来,有些则遗失了,因此有些资料也追查不到了。

他称,林连玉是在他三岁的时候离开家乡到当时的马来亚,在抗日成功后的1946年曾回到福建永春老家半年,当时他刚读完小学考上初中,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父亲,因为林连玉自此就没有回家。

谈到当时的印象中,林连玉留给林多文的记忆就是多才多艺,又会號脉又会打乒乓,还会检查他们的功课。

「很多老乡来给他(林连玉)看病,他给患者號脉又开处方,我感觉很奇怪,为何这个人从国外回来以后,又给人看病又开处方,后来才知道他是在药店学过徒,对中药有一定的认识,可能也会號脉,很多老乡都来给他看病。」

他说,在当时的福建农村里,有很多像林连玉这样的经歷,就是长期在外工作挣钱,然后回家生孩子,接著又离乡在外工作挣钱,接著又回乡生孩子。

他笑称,当林连玉回乡时,还受邀去当乒乓比赛的裁判,更使到他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家里摆著的奖盾就是父亲林连玉当年打乒乓所贏的,但后来他们搬走了,奖盾也不知道所踪。

在这半年內,林连玉有检查他们的工作,若发现他们写错了字就会纠正过来,而林多文对其他的互动细节已经没有太多的印象。

家书未提及贡献华教

林连玉在捍卫大马华文教育和爭取公民权的贡献,改变了华人族群的命运,让华社感念至今。对於是否了解林连玉在大马的地位,林多文称,一直到父亲林连玉去世时,才知道父亲对大马的影响如此深远。

lim lian geok family china 2他说,通过阅读义妹从大马邮寄来的报纸,得知林连玉当年的葬礼非常隆重,出殯送行情况是万人空巷,有的人看到灵车行驶过来当街跪下,遗体放置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供人瞻仰3天,那时他才知道父亲在大马是一个很伟大的人物。

他形容:「这种礼遇,在中国相当於国家总理的地位。」

在公民权遭褫夺、失去教师资格时,林连玉生活陷入清苦,靠华社多年来给予协助。林多文对此深表谢意,他表示,父亲葬礼时他没法参加,修坟时没花一分钱,而大马华社在建林连玉纪念馆时,也没让家属操心。

林多文说,一般的中国中央领导人或部长在死后30年,也没人会再过问他们了,更不用说会像大马华社这样邀请家属前来参加祭祀活动。

林多文的儿子林林,对祖父林连玉逝世30年后,在大马还有那么多人铭记,深感讶异和感动。

他说,他在来马之前,通过父亲和亲戚得知一些祖父的事蹟,但今次来马感触更深,尤其是大马各阶层华人都略晓林连玉事蹟。

林林举例说,这次来吉隆坡在机场时与一名东马小学校长提起林连玉,这名校长马上就说林连玉对大马华教影响很大,大马华文教育之所能存在、经商交流无需翻译,都是林连玉的贡献。

「今天早上在吉隆坡碰到一名华裔德士司机时,司机也说知道林连玉,我们挺讶异的,这么多人知道。」

大马华社每年都会举行华教节纪念林连玉的贡献,林林说,这是正確的,土地丟了可以收回来,但灵魂丟了就收不回来。

林连玉为了大马华社奋斗,一生长期与家人分离,仅靠书信来往,去世时儿子、孙子也没办法送葬。

林多文说,林连玉去世时他来不及参加葬礼,接到义妹来信通知死讯已是一个星期后的事,所以赶不及安排赴马。

林林说,虽然当时没办法亲自送葬,但家人都有带孝,在肩膀缠上黑纱,父亲还在街口焚烧冥纸。

原名林皇敬,因挚爱改名

lim lian geok family china 4

林连玉幼子林多文(右2),在父亲逝世30年以后,终於有机会率领妻子孩孙,亲身来马拜祭亡父。(摄影:张真甄)

「族魂」林连玉给人印象就是为理想战斗一生的伟人,对凡人而言有点遥不可及和距离感,然而他年轻时也和现代人一样,有追求自由恋爱的思想,而这与其名字有莫大关係。

林连玉本名为皇敬,字采居,后来才改名为「连玉」。林连玉的幼子林多文透露,父亲改名「连玉」,为的是纪念一个女生,这背后是一段爱情憾事。

根据资料记载,林连玉喜欢在报章上发表言论,引起了荷兰政府的猜忌,1931年他因此离开印尼,到巴生共和学校服务,从此改名「连玉」。

林多文说,在父亲写给其二哥的信中曾提起其名字的由来。林连玉在集美学校读书时,和一个女同学谈恋爱,后来这个女生去了日本留学,而林连玉则被逼奉父母之命娶了另一名女子,后生下林多文等3兄弟。

林多文称,这名女子是一名牙科医生,从日本回来后结了婚,在厦门开诊所。「二哥还特別前去厦门看这位女子,不过只是远远观看没有打招呼,也没有说话。」

他指出,这名让林连玉念念不忘的女子,名字中有一个「玉」字,后来为了纪念她而改名「连玉」。

林连玉髮妻尤春,在日军侵华的医疗条件不好的时期,为了挽救患腺鼠疫的儿子,不惜用口吮肿瘤,结果不幸患上肺鼠疫逝世,享年只有36岁。

幼子林多文称,他的母亲(尤春)是在他5岁时,就患肺鼠疫逝世。

「我(林多文)5岁时,日本军在老乡(永春)放细菌,导致当地发生鼠疫(黑死病),刚开始是大哥(林多欣)患腺鼠疫,当时的医疗条件不行又不懂治疗知识,而当时大哥淋巴腺长一个肿瘤,必须要把毒素挤出来才能好,母亲用嘴吮,结果大哥好起来了。」

「但大哥好起来后,我(林多文)又得了腺鼠疫,母亲又舔,结果母亲得了肺鼠疫,没有办法救了,最后就逝世……我们等於是给日本人害死。」

林连玉与尤春育有3个儿子,后来在大马有继室叶丽珍及养女林达;林连玉3个儿子都有后代,但大儿子的后代原本在印尼苏门答腊务农,与林多文一家有书信往来,但在发生南亚海啸后,他们曾经去信,却没有回音,生死未卜。

林多文育有2男1女,大儿子林林(56岁)此趟陪同他一起来吉隆坡参加公祭,而林林的女儿在数日前也分娩了,这等於说林连玉目前也有了玄孙。

本文乃综合自《东方日报》2015年12月12日三篇报导,原题为“族魂林连玉为华教与政府打官司 明知会输却不得不打”、“林连玉一生捍卫华教 家书不曾提及本身贡献”、“「族魂」原名林皇敬 为挚爱而改名林连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