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新闻转载] 转型有利传扬林连玉精神 沙巴土著缺母语教育堪忧

【亚洲时报亚庇16日讯】随著国内外局势起了很大的变化,即国外出现多元开放和国内出现种族政治转向民主政治局面,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认为现在正是时候把林连玉精神传播到全国,尤其东度沙巴和砂拉越的最好时机。

IMG_0038他表示,从2006年起,整个世界正在出现一个多元开放的局面,美国想要取代苏联成为全球霸主,却因为国力薄弱而无法得逞,以致整个世界出现一个多元鼎立的局面,美国不再独步天下。

“反而是中国、印度、日本、德国、俄国、巴西甚至南非经济势力比较强的国家崛起,给小国和弱小民族一个机会去选择所要的合作对象,让国与国之间更加平等相待,民族之间也能互相包容。”

在国内方面,他称以巫统为主导的种族政治已经开始在衰弱,特别是308和505大选,人民可以看到两线制的出现,国家正在从种族政治转向民主政治,觉得历史的机遇来了,应给林连玉精神一个机会好好的展现。

他说,林连玉精神就是要求民族之间的文化教育要平等,在国家独立时与巫统和马华商量,提出三大民族在独立后要平等相待的要求,但是巫统不能接受,只接受马来民族主义带头的国家。

只欠沙砂未设立联委会

吴建成前晚在林连玉基金沙巴访问团与沙巴独中董总交流晚宴上致词时,认为这个时候是突出和传播林连玉精神最好的时机。

也因为如此,他指基金在2006年开始部署,并在翌年开始把董事会从廿三人增至卅五人,行政部门人员从一人增至十三人,会员从几十人增至二百多人,甚至在三年前发动扩招赞助人运动,成功招揽六百多位赞助人。

此外,该基金也到各地各州成立联委会,小州或华人少的州就成立一个,大的则成立区联委会,从2008年起共成立了十五个联委会,基本上西马每一个州都有联委会。

“所以,这一趟过来沙巴是考虑到林连玉逝世卅周年,基金成立也有卅周年,看来有需要东度沙巴和砂拉越,尝试成立这两州的联委会。”

倡导民族和谐理念

吴建成指出,由于1961年林连玉事件发生时,马来西亚还未成立,所以东马华人对林连玉比较陌生,故希望能把林连玉如何把民族和谐相处的概念在全国各地加以推扩。

IMG_0022当晚,沙巴独中董总副主席戴贵祥代表主席丹斯里刘瑞发局绅向访问团简介沙巴独中董总是由九间独中董事会成立起来,以及创会宗旨和任务。

出席上述晚宴嘉宾包括有林连玉基金十九位访问团团员、沙巴独中董总副主席戴贵祥与拿督周惠卿、进步教育基金创办人拿督杨德利与谘询委员谢秋菊与方德敏、林连玉精神獎得獎人兼古达培正中学董事长拿督王平忠等。

沙巴土著文化恐灭绝

林连玉基金常务董事李万千揭开少数民族入读华校,接受华文教育熏陶的背后隐忧,指这将会导致这些民族的母语逐渐被灭绝。

他欣慰看到华小和独中的学生都在增加,但却发现到最近华小和独中接收不少马来友族和少数民族学生的趋势,这本应是件好事,但当学校不能增加,连班级增加都有困难时,就会成为一个问题。

此外,他称少数民族到华校就读,华校的责任更大,如果这些民族都不能有自己的母语教育,甚至连读母语的机会都没有的话,意味著这个民族的语言将会再过一、两代就会被消灭。

“一个语言的消灭,对一个民族而言不单是语言的问题,而是涉及族裔的文化,这是一个人文世界,一种语言的消灭是一个很大的损害,可是我们都在做这种损害的事,所以在高兴之余,我们也要想想这个问题。”

李万千进一步指出,倘若有关学生资质不好或不是语言上可以应讨,很可能就在三几年就无法跟上,这一类问题要如何去帮助少数民族学生,使到他们能成功完成学业,这个责任是很重的。

单元教育抑制华校发展

李万千前晚在林连玉基金沙巴访问团与沙巴独中董总交流晚宴上,也认为华校因没有学生而被迫搬迁,其实是不值得开心庆祝的。

IMG_0058他说,从没有学生搬迁到有学生本应高兴,可是深入想想,为何学校没有学生和为何要搬迁?要搬是因为政府不允许有新的华校,若是校长不小心决定关闭,就没有了或少了一间华校。

“除非是大选派糖果才有机会开设新华校,所以搬迁后有学生了并没有甚麽好值得开心的,这其实是华社的悲哀,因为这种事情在其他国家是不会发生的,只有我国华社会有如此待遇而已。”

李万千同时表示,自从联合国有了人权宣言,对母语教育诠释在全世界每一个国家不应该有官方语言和国语,因为国语和官方语言,就是在限制各民族语言的平等。

“可是,我们的国家不单有官方语言的国语,甚至还有单元教育政策,最终用国语来统一,从幼稚园到大专学院作为唯一教学媒介语;现在的小学和中学是在部长豁免情况下存在,若有一天不豁免,这些中小学就完蛋了。”

他也指国民型学校很受欢迎和发展得很好,可是教育法令里已经没有国民型中学的存在,就连校长已经不谙华语,使到华华社对我国教育不乐观。

董总重选后应该修章

林连玉基金常务董事莫泰熙认为,董总风波应该要透过重新洗牌来平息,而且还要修改不民主和不现代化的章程。

莫泰熙表示,最好的平息就是重新洗牌,从学校起全州和全国重新选过,选过以后还要把所有不民主和不现代化的章程修改掉。

“沙巴、砂拉越和玻璃市一州一票,但玻璃市只有十间学校,沙巴有独中董总和董联会两个很重要的组织,论人数董联会人更多,代表学校也多,但它不是会员,这哪里民主?”

母语教育攸关文化尊严

莫泰熙于前晚出席林连玉基金沙巴访问团与沙巴独中董总交流晚宴时,强调民族尊严是要有文化,要有文化就一定要有它的母语教育,没有母语教育就不可能有文化。

他也指捍卫母语教育的路太辛苦,不只是马来西亚,全世界都是如此,东南亚国家的母语教育之路断断断,虽然我国没有断,但不等于它顺利。

“这是母语教育的问题,不是语文的问题,华教的存在,是董事会的存在,没有华校董事会就不可能有华校,因为华校董事会是保母或妈妈,可是现在这个妈妈在吵架,从吉隆坡吵到沙巴和砂拉越来,全国吵到完。”

因此,在里面服务了廿五年的他感受特别强烈,因为伤心又无助,希望这个风波赶快平静。

沙砂马三方须平等

沙巴进步教育基金创办人拿督杨德利向林连玉基金沙巴访问团十九位团员讲解马来西亚成立史实,即沙巴、砂拉越与马来亚是于1963年共组马来西亚,三方理应享有平等的概念。

IMG_0042他说,西马半岛是从1957年算起,所以电视和报章都在庆祝五十八周年,但沙巴则从1963年算起共五十二年。

“国庆多少年在西马不成问题,但沙巴坚持从1963年算起是因为1957年马来西亚还未成立,马来西亚是在1963年才成立,所以联邦政府才从去年开始不再计算国庆多少周年。”

无论如何,他指所谓的平等不表示沙巴和砂拉越有自己的首相,只是认为这个当初成立的平等概念应当受到重视。

也是前首长的杨德利是针对吴建成指沙巴和砂拉越加入马来西亚的言论而作出纠正。

另一方面,进步教育基金谘询委员会成员谢秋菊认为,假如远在西马到来而不了解东马沙砂,没有一个共同平台,林连玉的平等精神是难以达到的。

“我们不要只是讲华教和华裔争取在我国的平等地位,身为我国在沙巴的子民,我觉得教育界工作者的你们,假如也没有机会认真地认识正确的马来西亚历史记录,我们是不可能有这个平等。”

她进一步指出,我国中小学历史课本对我国立国历史至今都没有被纠正,可是历史记录是错的,导致东西马没有一个共识的平台。

古达成立首个联委会

另一方面,林连玉基金义务书兼联委会主席林顺康也捎来古达培正中学董事长拿督王平忠带来的喜讯,即古达将会在今年内成立林连玉基金古达区联委会,成为东马首个区联委会。

林顺康表示,林连玉基金为了扩展业务,决定走出西马在全国各地设立联委会,目前已有十五个州或区联委会,仅剩东马沙巴和砂拉越还未设有联委会。

“我们日前参观了古达培正中学和进行华团交流探讨成立古达区联委会事宜,由于古达是中国先辈南来东马最早登入的地方,也是北婆罗洲最北端,所以王平忠决心抢先成立古达区联委会。”

林顺康亦欢迎亚庇和其他地区成立林连玉基金区联委会,不论是前部长、董事长或校长,都可以个人身份加入林连玉基金和创立区联委会,一起把林连玉基金宗旨和理念精神发扬出去。

另一方面,也是2008年林连玉精神獎得獎人的王平忠过后受访时披露,他会以召集人身份,召集多数为当地古达人开会商讨成立区联委会事宜。

“要成立区联委会需要至少十人,我们目前已经有了十多位初步人选,但需要开会商讨后才能向外作出公布,不过很快便能在今年内就能成事。”

说明:本文原刊于沙巴《亚洲时报》2015年 05月 15日,刊登时原是新闻。转载时综合为一则,标题与小标有更动,个别文句也有略为增补。照片是林连玉基金所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