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报导 ] 霹独中复兴运动晚宴 众人向华教元老致敬

(霹雳‧怡保17日讯)2014年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研讨会及霹雳独中复兴运动宴会,昨晚举行时也特别表扬当年参与华文独中复兴运动元老及积极推动者,出席的华教元老也受邀上台接受献花,场面温馨感人!

晚宴工委刘道南在台上逐一念出当年参与复兴运动的元老及推动者名字和功德,让现场人士缅怀。尽管有部分人士已不在人世,有些则未克出席,但他们为华教作出的贡献将永留青史。

昨晚出席宴开百席宴会的元老,包括当年复兴运动的领导人胡万铎、陈孟利、何锦枝、郭升烈、锺连贤、丘志华、陈凯、拿督郑兰彬、陈兰、岑启铭、张明道、苏楷祈、沉亭女儿沉力菲、黄仲轴、李锦清、江永强、聂书春及王枝木。

这项晚宴昨晚筳开约百席,出席者包括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华社研究中心主席周素英、霹雳州行 政议员拿督马汉顺、 林连玉基金霹雳州联委会主席郑庭忠、总务黄志伟、霹雳董联会主席拿督李官仁、吉隆坡尊孔独中校长潘永强、热心华教的潘斯里梁琬清、香港教育学院领导与变革 研究讲座教育郑燕祥及台湾新北市立永平高级中学校长李玲惠。

胡万铎:庆幸华人刻苦耐劳

也是独立大学有限公司主席的胡万铎,在致词时分享当年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的点滴,并庆幸华人拥有刻苦耐劳精神,在林连玉领导下,华教可以继续生存至今。

他说,如今华教不但能继续生存,也有不少非华裔家长把孩子送到华校就读,不过这也令人担心,教育部会藉机调派马来老师到华小,使到华小变质,这是华社必须关注的。

马汉顺:办教育要与时并进

马汉顺指出,21世界是是强调自由民主、多元开放的人权时代,也是竞争激烈、变迁迅速的资讯时代,因此办教育不能单靠一股热诚及一股蛮劲,而要与时并进,设计一套应时代变迁的现代华文教育体制和体系。

他说,2014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研讨会是切合时宜的,通过这两天集思广益,肯定能为我国的华文教育,研究出一条康壮的华教大道。

他指出,马来西亚是除了中国、台湾及港澳地区以外,唯一拥有小学、中学、大专及大学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的国家。自19世纪,华文教育以私塾形式出现在马来亚半岛后,至今从未间断过。

“目前就读独中的非华裔学生有1千人,华小非华裔学生也有7万人,这说明华校不只是华裔的首选,也取得了非华裔家长的信任。无论如何,还有很多教育课题需要关注与探讨。”

吴建成:独中走向贵族商业化

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指出,国内华文独中近10年来掀起第二波发展热潮,这一波热潮也给华文独中带来新的隐忧;有的学校开始精英化、贵 族化和商业化发展,乖离了民族教育的基本原则。

他说,在激烈竞争下,微型独中往往被忽略了;而关丹中华中学的出现,更引发了“姓马或姓华”的激烈争辩。

“在华小方面,华社除了面对系列长期未能解决的难题,目前正在浮现一个新的隐忧;基于城市化与少子(儿女)化因素,我们看到一些华小面临关闭危机,有些则面对友族人口日益增长现象。

“在华校资源有限下,让友族子弟进入华校分享资源,这到底是祸是福?这是否会给华校带来变质、覆灭或发展、壮大呢?这是华教工作者必须严肃探讨的问题,是多元开放时代向华教运动提出的新挑战。”

他说,今天华教运动面临的问题,除了单元封闭教育政策的压制,更要面对社会转型带来的多元开放教育趋势挑战。

“前者是个日暮西山的旧势力,后者则是日益强势的新形势;此消彼长,形成了当前教育领域五彩缤纷景象,既迷惑也启示着华教工作者。”

应欢迎友族加入华教

吴建成认为,在社会转型期,华社对华教运动要有新视野、跳脱旧框框、採取跨越族群思维。

“我们应欢迎友族加入华教的大家庭,将此视为一大契机,将华文教育的理念与中华文化的传统介绍传播给友族,甚至要在多元文化教育的框架裡,争取友族的支持。”

他指出,这也是近年政治转型带来的曙光,应该展开跨种族的接触、沟通、交流与合作,联合友族一起争取合理公平的教育政策,积极展望未来,让教育多元与开放,反过来促进国家向民主及进步的方向转型。

周素英:董事会影响学校发展

周素英致词指出,教改其中一个方向是行政组织的变革,学校董事会更是一个改革的重点;因此董事会组织及运作是否健全,往往会影响学校的发展及运作,特别是独中。

她说,董事会应如何扮演其角色及如何发挥更大的功能,在今天内外形势剧变及挑战下,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课题。

她指出,作为本次研讨会的联办单位之一,华社研究中心近3年来,也特别聘请教育研究员,对关係涉及国家教育与华文教育的国家教育发展蓝图提出看法,并分析和研究国民型中学历史课程与华小历史课程。

她认为,如果有人愿意在财力上给予大力支持,华教的教育专业研究与类似的研讨会,将可做得更好;有研究才有发言权,才能让华教与时并进,发展得更好,更符合华社及时代的要求。

本文整合自《星洲日报‧大霹雳》2014年9月18日两篇报导,原题为“霹独中复兴运动晚宴‧向华教元老致敬感动”及“吴建成:乖离民族教育‧独中走向贵族商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