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所认识的钟敏璋先生

我所认识的钟敏璋先生

/ 陆庭谕


钟敏璋(左)摄于1952

男女都称先生,由来已久,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主席称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孀宋庆龄先生就是明证。

星马地区,学校的男女教师都称先生,林连玉、沙渊如、丁品松、陈玉华,都是先生。

及至独立初期,以教书先生的专业是教师,所以老师成为专有名词。其次是,社交场合,男性称先生,女性称小姐女士,更有女性称自己的丈夫为“我的先生”,为免混淆,也免尴尬,女生再也不喊男老师为“我的先生”了。

不过,习惯上,我还是对原来的称呼不变,所以我对钟敏璋还是称先生,就此带过。

1950年,我还是麻坡中化中学的初中生,有一天傍晚,我们从宿舍餐厅出来,却见好些校长和行政人员在礼堂门口正在等待什么似的。

打听之下,原来是联邦女总视学官到来也。女性而成为副总视学官,名堂不小也。

当时没有汽车代步,陈人浩和赵超校长从政府公务员招待所陪同一位丽人款款而来。

女副总视学官的芳名并不女性化,姓钟名敏璋,高挑苗条的身材,一袭旗袍,衬托出皎美的面容,十足个美人脴,再听她那口清脆悦耳的寒暄,很是温馨。他们步行到中华西餐厅去接风了,这一会,大有惊鸿一瞥之感。

年底旅行中马,由陈人浩和赵超校长带队,拜访教育部时就由钟副总视学官接待,不止此也,到州立学校、丽的呼声和树胶研究所都由她陪同,真是宾至如归。

州立校长丁品松、丁道冿兄弟和陈人浩、赵超校长都是福州同乡,又是旧相识,加上钟敏璋这福州才女兼主管官员,一时尽是福州官话,参观了学校以及高师班上课情形,对高师班上体育实习课,我们更是津津有味。

“丽的呼声”这种有线广播电台,战後传入星马。来到吉隆坡当然要认识认识,钟敏璋视学官为我们引进兼翻译,原来它的发射站却在加影十五英里之外,很是神奇。到树胶研究院,钟先生的中英文造诣更是发挥到淋漓尽致,我们获益不浅。

当教总林连玉主席和教育部抗衡之时,钟先生既是桥樑也是舌人。红毛话和普通话就靠她来交锋,她扮演了双方的翻译官,双方都棋逢敌手。这也是林连玉先生所赏识而常常提到的。

1956年《拉蕯报告书》“教育马来亚化”之下,钟先生曾主持了“华校校长训练班”,华校校长都是钟先生的学生,传为佳话。

之後,钟先生就以华校师资训练,学院讲师告老退休。

钟敏璋先生原是菲律滨侨生,到中国上海暨南大学深造,与来自吉隆坡的梅洪宝先生共结连李,二战後返马,出任关丹甘孟华小教师,适逢吴毓腾总视学官视学,把她擢升到教育部。吴总视学官退休,由王宓文先生接任,钟敏璋先生也就成了首任的也是绝无仅有的一位华校副总视学官,没有埋没人才。

完稿于金马士红楼四馆09-09-27

(作者为林连玉基金前主席、教总前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