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为什么失望

今天召开这个教总工作委员会,主要的课题就是研讨教育检讨委员会的《报告书》。这个《报告书》对于华文教育关系的重大,不用我细说,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自八月八日该项《报告书》发表到现在,我只说过非常失望一句话,并未予以具体的批评,所以如此,就是要听取公众的意见,以便集思广益。可是现在我想大家一定要知道我的非常失望在什么地方了,我的答复就是在华文中学这方面。就这方面来说,名义上是根据《1956年教育报告书》加以检讨,其实是推翻《1956年教育报告书》,而为我们难于同意接受的新政策,让我指出证据来。

(一)     《1956年教育报告书》第七十二条说:“本委员会无理由更改华文中学之采用中国语文为一种一般教学媒介”,而现在《检讨报告书》第六十七条却说,在全津中学内,虽然供给学习其他语文,其主要教学媒介,将是两种官方语文之一。

(二)     《1956年教育报告书》附录第二,其图解中准国民中学及后期中学,均注明媒介各别,而现在《检讨报告书》中的图解中,已经取消了这样的注明。

(三)     《1956年教育报告书》中建议,举行高初级教育文凭考试,并未规定是应用官方语文的,在附录第四还说明有某些科目不必翻译;而现在《检讨教育报告书》第一七三条,却肯定高初级教育文凭考试乃是官方语文。

(四)     自殖民地政府到现在,政府都为华文中学举行公共考试,如高初中毕业会考之类,及格的由政府给予文凭,这张文凭是有其价值的,例如作为受训为教师的入学的资格,作为教师薪给资格等等,而现在却建议不应供给任何公共考试予独立中学,那么华文中学的学生连可被承认的资格也没有了。

如果我们接受这种新的政策,华文中学只有二条路可走:其一是接受改制,眼前立刻改为英文中学,等待七年以后英文不是本邦的官方语文了,再被改为巫文中学。其二是纵使成为独立中学,一样要遵守共同课程,培育本邦的公民,却不被承认是本邦的教育体制的环节之一,从华文中学毕业的学生一点出路也没有。基于《1957年教育法令》第三条,我们要坚决的表示,绝对不能同意。我要大声疾呼,华人是马来亚的公民,人口几乎与巫人相等,我们负担对国家应尽的义务,并且是最大的纳税人,我们有数千年的优秀文化,本邦的中等教育是没有理由不给予我们以地位的。这个越检讨越排除华文教育的政策,我们认为不合理,我们要尽一切的可能誓死反对。

这部《报告书》,纯粹以官方语文为武器。自一九五三年以来,我曾经好多次公开的指出,官方语文,在马来亚,变成一把刀,利用这把刀,可以扼杀我们宝贵的文化。现在我的话应验了。记得一九五八年九月,我们在怡保所举行的华校大会,曾经有这样的议决:“假如政府坚持以官方语文为考试的媒介,我们就要争取华巫印文并列为官方语文。”近年来,我们争取华文教育平等权利,绝口不牵涉到官方语文的问题,可以昭示我们的诚意。不料这诚意不为人们所鉴纳,反而应用官方语文把我们固有的文化排除,我们被迫无可如何,除掉实行怡保华教大会议决案以外,是否有其他途径可走?我要请求全体华人郑重予以深思,并且请求友族人士设身处地为我们想一想,假使你们的语文地位,也沦到这种地步的时候,你们将会是怎样的?

根据报上消息,马华公会会长谢敦禄先生曾得到教育部长的保证。对于谢先生关心华文教育的表现,我们当然表示十分敬重。可是我们要知道,《检讨委员会报告书》,一经立法会通过,便成为立法的原则,这原则任何人都得作为根据的。所谓部长保证,是部长的文件。部长一更换,后任的部长可以有权不承认。所以要说华文中学已有保障,必须于立法明文上有了规定,我们才可以安心。关于这一点,我们教总是有其经验的。我们教总的主席还未更换,而政府教育部最高负责人,却换到第六位了。我们从事交涉的经验,前任部长所说的话,后任的部长也是说于法无据,不便负责。后任部长所说的话,再后任的部长也是说于法无据,不便负责。所以要说保证的话,必须是于法有据的东西才靠得住。再根据八月九日《中国报》的新闻,教育部长在立法会上答复议员的询问说:“世界上甚至本邦各大学皆以英语文为教学媒介语,为了要赶上时代,追随时代潮流,故各中学内采用英语为教学媒介语,是极应该而需要的。”如果这新闻属实,我要告诉教育部长:我们拥有半世纪以上办学的经验,我们的华文中学早已赶上时代,追随时代的潮流了。因为我们的学生,一批又一批地升到国内外各大学去深造,成为本邦有专门学识的人材,诸如工程师、医生、会计师都应有尽有。单以我所服务的尊孔中学来说,也就不少,譬如吉隆坡市的名医杜志昌、丘寿钧、刘雁行、丘寿田等。试问一问,他们都要称我林连玉为老师呢。所以我们华文中学不需要改变教学的媒介,就已经达到你所要达到的目的了。

说到提倡国语,我们基本上要认识,国语是国内民族间的通情达意的桥梁,决不是缚绑别人的绳子。提倡国语只能应用积极鼓励的方法,从来未见有采取消极行动的。好比英国立国一千多年了,到现在国内还有许多人是不懂英文的。再如中国政治上统一已经数千年了,而语言还很分歧。如今闽粤人士几乎十之八九听到国语有如鸭子闻雷一般,世界各国的人民全都未曾因为国语而受法律的干扰,这不是很坚强的实例吗?眼前我们的华校,接受共同课程,列巫文为必修科,业已满足国家的需要,这是对于国家效忠输诚的最具体的表现了。《1956年教育报告书》第十章,也说明教育政策基本的要求只有如此。而这《检讨教育报告书》的建议,要以国语为招牌排挤民族的语文于弃置的地位,所以我们不仅表示遗憾而已。坦白的说,我们一定要坚决的反对。顺便我要告诉诸位,当世界教总亚洲区会议在吉隆坡开会时,我曾和主要负责人接触,告诉他们本邦华文教育的情形。他们都表示同情与关心,请我把问题正式提出,答应正式加以讨论并作可能性的支助。当时我因为希望本邦教育在这次检讨以后会有改善,不便惊动国际人士的听闻,所以未曾照办。假如今后我们认为在本邦的交涉已告绝望,我就主张尽一切可能来维护华人的文化。

若问我们的要求是什么?我说:就是一九五九年四月廿六日全国华文教育大会以九百六十三社团一千二百○九位代表通过的华人对教育的总要求。争取这个总要求的实现,是马华公会的责任;还有爱护华人文化的社团及个人,也都应该尽每一分子的责任。我们教总决不放弃这个神圣的任务,我呼吁全马华人信任我们,支持我们,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眼前我要发出如下的呼吁:

(一)     请各华文中学遵守过去几次华教大会的议决案,保持原状,以自力更生的精神,刻苦地渡过难关,以一致的步骤,应付共同的困难。

(二)     请所有爱护华人文化的人士,团结一致,不屈不挠,为维护华文教育而努力。

(三)     请各华文教师努力教学,各学生安心学习。

我们教总同仁们献身这项工作,已满十年,只要正义所在,在公意驱策之下,为着华人的文化,决意追随诸公之后,义无反顾!

一九六○年八月十二日

本文收录于林连玉《华文教育呼吁录》(1986:林连玉基金出版),第85页——8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