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下的华教问题和公民社会

宣教工作之所以重要,因为母语教育面对的问题和数十年前一样,华小不能自由发展和不获平等对待,独中统考不受承认,华文大学不得申办。2008年第十二届大选后,在两个政治阵营的竞争下,华小获得一点好处,来自国阵政府的独中奖学金和最近宣布的统考生可凭统考成绩和SPM马来文单科成绩进入师训;以及来自民联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但是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单元教育政策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若要彻底解决华教的问题,我们必须诉求政府立法确认各源流小学的平等地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允许独中生进入公共服务领域,为国家留住优秀的人才。

至于华文大学,为什么政府可以批准如此多的私立英文大学,却容不下一所华文大学?我支持新纪元院长潘永忠博士的呼吁,三院应合并申请成为大学,但是原则上政府本不该阻碍学术机构的自由发展。现有的私立大专相关法令赋予高等教育部长太大的权利,所有以非马来文为媒介语的高等学府必须获得部长的批准才能成立。我们应公开呼吁修改这一条文,限制部长的权力,使部长不得任意剥夺或阻挠各族人民创办母语高等教育机构的基本权利。

各位同道,我想在此顺便解释一事。最近有些奇怪的留言指林连玉基金自我定位为“文教领域的公民团体”,与华教运动渐行渐远。这绝对不是事实。了解我国中文学术动态的人都知道,过去15年来,华社举办了至少三次的公民社会研讨会,聚集了国内外包括两岸三地的学者,为我国民间机构和社会运动建构理论和寻找社会路向。第一次在1995年,第二次2005年在新纪元学院,第三次是2008年在新山南方学院举办的《大马新局与公民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在公民社会的概念下,所有民间组织都是公民团体,例如人民之声是人权领域的公民团体,独立新闻中心和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是媒体领域的公民团体,大马环境之友是环保领域的公民团体、隆雪华堂和森华堂是综合性的公民团体。因此,理所当然的,董教总、林连玉基金、校友联等,都是文教领域的公民团体。公民团体只是一种分类,就像民间团体,是区分于政府体制的一种分类。 林连玉基金扎根于华教,与作为文教领域的公民团体两者并不矛盾,可见有关的指责并不客观。

林连玉基金认为,华教团体在做好本位工作之外,若能够参与跨族群的工作,是很有意义和有利于华教运动的整体发展,因此,应该受到鼓励。过去我们做得太少,现在我们更要努力去耕耘很少踏足的其他公民社会领域,尤其是促成跨族群的互相理解和合作方面。面对政府的单元教育政策,我们不能孤军作战,华教应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是华教运动的生存和壮大之道。

今年森州华教节播放林连玉先生的影片的同时,也播放讨论校园种族主义的《Gadoh》短片,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接下来,我建议森州同道效法马六甲联委会,办一场跨族群的种族关系交流,和友族交流母语教育和当下的时事议题,为以后的合作起开头作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