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巴生中华独立中学《公祭林连玉文》

        对于林连玉老师这样的一位伟人,我们内心的感激之情非笔墨所能形容,只能用些粗浅的文字来悼念这位已离尘世二十六年的烈士。说起林老师,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一幅映像。映像里包含了林老师一生奋力为华教,为华教开路播种的事迹。当时的华教正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就像快逝落的太阳,太阳的刺眼,太阳的灼热也阻止不了林老师的决心,林老师紧抓着华教不放,只为了让华教再次光芒四射。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年政府不合理的教育政策,恰恰形成了一个牢狱。即使困着林老师,也困不了他抓紧太阳的决心。他凭着这股坚贞不屈的精神,重新让太阳冉冉上升。

       二十六年来,华社少了那一张和蔼可亲的脸庞;二十六年来,华社少了那一把铿锵洪亮的声音;二十六年来;华社少了那一颗真诚炙热的心灵。二十六年了,我们失去老师您,但您的精神意志仍然存在。遥想当年,林老师只身远渡重洋,来到人生地不熟的马来亚,默默地在异乡把华教发扬光大。老师,您虽出生于中国福建省永春县,却依然无私地把您的一生奉献给马来亚的华文教育,不求回报。林老师“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头”,在保卫华教的道路上挥洒鲜血、眼泪与汗水,奋力地在动荡不安的马来亚里一砖一瓦地筑起了华教的堡垒,誓死坚守,绝不低头。至今,林老师嶙峋傲骨的风范尚存,摄人心魂的声音仍回荡在这个华教界,仿佛不断告诉我们,绝不能低下头来,让人践踏在脚底下。

       林老师并非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但您对于华教,甚至于马来西亚全体华人的奉献绝对是不能被磨灭的。今天我们还能享有母语教育的权利,不要忘记林老师。我们的族魂——林连玉老师,在高龄六十一时被褫夺公民权,对您而言,失去的不是身份,而是华教的尊严。但是您将深沉的悲愤转化为力量,把自己化为熊熊的烈火,纵使灰飞烟灭,也要与种族主义的恶势力抗争到最后一口气。

        一直以来,我们学校都推崇“平民办学”的教育理念,为的就是让更多的华裔子弟接受的母语教育,延续民族教育的香火,传承林老师您洵属可敬的精髓神气。秉持着“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信念。每年,我校学生都风雨不改地四处筹募教育基金,哪怕遭受各种眼光,我们都不曾放弃弃。1985年,吉兰丹中华独中在我校的协助下成功复办,成为至今唯一一所伫立在东海岸的独中,因此我校在1993年获得林连玉精神奖的殊荣。2010年,我校已故前任董事——沈象扬先生亦因热心华教,坚持教育改革而荣获林连玉精神奖。

        您,一路走过崎岖波折的办学路,根深蒂固的是母语,魏然挺立的是华教,永垂不朽的是林老师您的精神。林连玉老师,您赌上一生,誓死守护华教,为的是希望华教能在马来西亚扎根成长。今天,我们还能说出一星半点的华文,全因林老师当年力挽狂澜,不畏强权。林老师教会我们不屈不饶,无坚不摧。您让我们知道,纵使面对的是狂风巨浪,也绝不能屈服投降。在19至20世纪,当华人移民的浪潮拍击马来半岛的海岸时,溅起了一朵朵绚烂的浪花,留下了一个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名字:“林连玉”。 

 

划过长空 留得烈焰炙空 

    洒落长河 化作流萤千点 

      几会遨游 漫漫的时空 

          几会翻越 荡荡的山河 

 

人寰里 你只扮演着孤雏 却须擎天 

    风雨中 你仅凭一孤掌 却须缚虎 

       来时 你只是悲时悲剧的配角 许是天降大任前的磨练 

          去时 你却是旷时旷代的陨星 许是苍天留给人间的借镜 

 

澄明的星星 闪烁着绚丽的光辉 

    亮丽的明镜 反映着秀丽的山河

       啊!看呀 博爱以留落人间

             听呀 智慧更灼耀遗篇

                请千万要记取

                   苦行者磅礴的留言

 

啊!殒星呀

   你我本是同源

       其系统在心间

          但若你魂比我魂 应是天渊

             歌与魂属比重 赢回是与天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