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山城舌战擂台:女中VS育才

霹雳联委会副主席兼山城舌战擂台主持人刘道南致词时指出,舌战擂台鼓励更多改制国中、独中和国民中学华文学会,相约举行辩论观摩会或友谊赛。该组织乐意义务协助安排、提供评判、放映观赏辩论光碟、供应讲义,讲解辩论技巧活动等。

他强调,国民中学(马来中学)的华裔同学,一般都组织华文学会。可是,学会要开展一些活动,有时会遇到主观和客观的阻扰和困难。辩论和相声,是两项“成本低”的艺文活动,牵涉的成员不多,比较容易安排,希望华文学会列入常年活动计划里。

他指出,林连玉基金现在会重视加强联系国中华文学会同学的工作。过去,华教运动比较侧重于独中,主要原因是独中在单元教育政策下,被打压和歧视。而改制国中则相对的被忽视。使用马来文为媒介语的国民中学,更鲜少被关注。

他说,毕竟大部分华校小六生都进入国中,他们学习华文的机会,以及通过华文学会弘扬的中华文化活动,往往受到为难和阻碍。有鉴于此,今后林连玉基金会加强与国中同学的互动,以培育新一代学子的成长。

他表示,由于教育部已把辩论纳入中学华文课程纲要,因此国中华文课程委员会或华文科主任,华文学会负责老师,应带领学生组织辩论或相声活动。该擂台乐意协助。

上述辩论赛在女中潘斯里梁琬清礼堂进行,同学们踊跃出席。三德国中辩论队同学也专程来观赏。三位资深的评判员是:新邦波赖区州议员曾敏凯、林连玉基金霹雳联委会两位委员:赖石工程师与资深评论人张树钧。

正方霹雳女中的辩手是:甘丽君、杨裕雯、陈丽婷与梁璧洵。她们的立场是站在“应对”

和“补救”两个基础来论证可怕的轻重。她们强调,天灾无法预料,也无法避免。

她们举例说,地震和火山爆发的可怕,乃因人类根本无法预料。即使事前可能看到迹象,但人类完全没能力阻止它的发生。天灾摧毁大自然和人类文明,永世无可弥补。

正方认为,人祸是人为的错误,失策,自私贪婪欲望所致。它是可以在法律的制裁约束和控制下,减少其破坏性。因此,天灾无法预测的深巨破坏,对人的生命摧残和心灵的长远伤害,远远超过人祸。

反方育才国中的4位辩论员是周诗雯、郑天赐、黎勇凯与朱国祥。反方大量引用人祸例子如毒奶粉、九一一恐怖袭击、战争、种族大屠杀、塌楼等等事件,来论证人祸在人类心理上,产生的可怕阴影,是比天灾更具深远的。

反方抓住“可怕”这种心理摧残对人类的长远影响,来发挥其人性黑暗面论点——贪婪、仇恨、报复、自私、专权、独裁。他们举出中国汶川大地震,死人之多固然可怕。但是天灾背后的人性黑暗,才真正令人感到害怕和心寒。

反方指出,人祸是人为的,是可以不发生的。人祸是可以避免,但偏偏却发生。这才是更可怕的。比较何者可怕,不仅单单从死亡人数去看。不是人死多就可怕。表露人性黑暗面的“人祸”,才是更令人感到发指,愤怒,心寒的可怕之事。

评审团在讲评时指出,双方队员的表现都值得赞许,下了一番准备功夫,而且都不怯场。在论点上,正方着眼于死亡惨重来论证“可怕”。反方则巧妙的避开死亡数字,而从人性黑暗面的角度,论述人祸令人心寒的深远性,从而反证让人类“更感到可怕”的确是人祸。评审团评定正方的结辩梁璧洵为最佳辩论员,而反方结辩朱国祥的表现也获得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