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材料】在吉隆坡上海楼饯别会上的讲话

说明:12.8.1961,林连玉接到通知政府要褫夺他的公民权。21.8.1961,政府吊销林连玉的教师准证,从1961年9月至1964年9月,经过四年的法庭抗争,23.10.1964,政府正式褫夺林连玉的公民权。这项讲话是林连玉被褫夺公民权后的第一次公开演讲。


今天,教总联合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设了这盛大的筵席,欢宴曾任这两机构重要的职员而现在退休的教师。照名义说来,我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我是被迫离开教育岗位的失业者,并不是从学校退休出来的人。不过,我和诸位睽违,自一九六一年八月到现在,首尾算来,巳有五年了,有这样一次见面的机会,是难得的,所以我便乐意接受邀请。这当儿,我万绪纷涌,不知话儿要从哪一点说起,只妤拉拉杂杂谈一谈。

(一)组织教师公会的动机: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成立于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四日。我是发起人,也是筹备委员会的主席,后来,又连任十年的主席。组织教师公会的动机,是要以教师自身的力量,谋取教师的福利。诸位要知道,以前教师的生活,是极其清苦的。社会人士,谈到教师,总喜欢加上一个穷字,叫做“穷教师”。其清苦的情形,可想而知。当时,有不少教师,病了没有钱求医药,死了没有钱买棺材。甚至有一位教师因贫病交迫,投水自杀,留下遗嘱,要他的子子孙孙不得充当教师,真是惨绝尘寰。可是,谁能够改善华校教师的生活呢?那时候,可以说是四顾绝望的。于是,我想起,如果把教师组织起来,团结就是力量,便可以以教师的自身力量,为教师谋取福利,因此,挺身而出,号召组织教师公会。这一个理想,现在由事实证明,果然不错。这是我生平最觉快慰的一件事。

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所以臻于成功的地步,基本的条件,是华文教育界同仁们的大团结。每一会员都热烈拥护教师公会,接受教师公会的呼召。其次,是历届的理事们,戮力同心,推诚合作。在我连任主席十年间,大小会议一百多次,没有一次是流会的。诚然,如丁品松先生连任总务十多年,盛崇先生连任财政十多年,沙渊如女士连任副主席十多年,劳苦功高,应被推重。但此外,前辈中如杨继任、阵玉华、李超、陈毓群、顾损、宋方平、叶维松、刘怀谷、赵伯悦、郑萃莲、张业隆、叶亚夫、饶恕、林参天各位先生也都有他们的劳绩。我要特别指出,沙渊如女士,是最大的原动力。如果当时没有她,教师公会的成就,会大大减色的。现在教师的生活大大改善,完全得力于教师会的组织,这是大家应该知道的。

教总成立大会

教总成立大会

(二)教总的三大主张:教总成立于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廿五日。这一年七月间,由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邀请各州华校教师公会十六单位,派出代表,集会于吉隆坡。以公意反对巴恩氏巫文教育报告书消灭方言学校的建议。同时议决组织全国华校教师会总会,积极筹备,到了十二月,就宣告成立了。教总组织的目标,在于维护及发扬华人传统的文化,这在成立宣言中,业巳揭示得十分明白了。及至一九五四年,为着反对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教总更公开揭示下列三太主张:

  1. 维护母语母文的教育。
  2. 各民族的教育一律平等。
  3. 争取华语华文列为官方语文之一。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教总的三大主张,业已普遍地深入人心,镕铸成为民族的意识,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我相信,任何大力,是没法加以摧毁的。现在,曾听见沙文主义者说,本邦的语文问题,已经解决了。我就不相信,片面的压力,强力的执行,会把问题解决的。试问:一个民族的语文,拥有数千年优秀文化传统,在教育上,连必修科的地位也不给予,这是公平的吗?可以令人心悦诚服,永久甘心领受吗?如果认为应用权力,施行压制,使懦弱者不敢发言、倔强者瞻前顾后,便是问题的解决,我说,这就像在疮口贴了膏药,就自认完全痊愈一样。

我们知道一个民族要获得平等的权利,不是作了呼吁就可达到目的的。必须经历困难挫折,忍受牺牲,不断的奋斗,然后有所成就。一九五九年全国华人社团代表大会的宣言所说:“不达目的决不停止。”就是这个意思。眼前,华人社团风起云涌继续努力,连沙巴的县议会也有议决。华文列为官方语文这公意的表现,可以漠视吗?

我服务于马来亚卅多年,毕生全部精力都贡献给华文教育,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他们继续深造的遍海内外,得到博士、硕士、学士学位的数以百计,学成以后,从事政治的,做到正部长,从事专门工作的有医师、律师、工程师、会计师及其他技术师。当日本人南侵,马来亚发生保卫战,我曾献出力量,充任救伤队,作救死扶伤的工作,并且在新加坡挂了彩,为马来亚而流血。惟其我跟马来亚有这样深厚的连系,所以,一九五一年九月,我便因申请而获得公民权。

我是深爱马来亚,愿意终老于斯的,不然我也就不必花了几万元的金钱,以及四年的时间去企求保存我的公民权了。

现在事与愿违,这不是我有罪过,而是我不甘为虎作伥,不学梁宇皋及其徒子徒孙,给沙文主义者利用,为着个人的利禄抹煞良心,出卖民族利益,而又编造假话,欺骗自己的同胞。

我要感谢全体华文教育界同仁们,以及同情我的广大群众,使我有能力进行辗转诉讼,以及挨了五年的失业还不至饿死。

P2-心里的建设_Jawi

心里的建设

经过五年的考验,我林连玉更加坚强,能够不丧志,不辱身,可以向爱护我的人作光明磊落的交代,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了。我感觉到为真理与正义牺牲是光荣的,决然不是耻辱。我的主张各民族平等是正大的、公平的、合理的,虽屈于现在,必伸于将来。我的肉体可以因老病死亡而消灭,我的精神将在历史上放出异彩。

记得一九五五年巫人新年时,巫文《前锋报》出版特刊,请我写一篇献词。我以《心理的建设》为题,提出两大主张:

  1. 非巫人要拋弃祖国的观念,以马来亚为效忠的对象。
  2. 巫人要抱着共存共荣的理想。

我相信这两大主张是马来亚建国成功与失败的关键。能够实现我的话,马来亚就成为人间的天堂,不能实现我的话,马来亚就会自己毁灭。

不幸得很,这十年来事实的演变使我十分失望。沙文主义者气炎万丈,以帝国主义的姿态君临一切。只有他们的,没有别人的,顺我者生,逆我者亡。抹煞了别人,还要叫嚣、谩骂、万端恫吓。这种恶劣而令人厌恶的现象,连国际人士也感不平了。可不是吗?美国、英国及澳洲的舆论界巳经一致抨击了。要不要警惕呢?有人说,毁灭马来亚者是沙文主义者,我同意这样看法。我认为真正爱国者有双重责任,一方面要抵抗外敌,一方面要抵抗沙文主义者,两者一样重要,必须双管齐下。不然,人为刀俎,你为鱼肉,白白牺牲,为沙文主义者造福有何意义?

没有诚意从事实表现公平,却用粉饰侈谈团结和睦是没有效力的 。日本的军阀也曾高谈东南亚共荣圈,在枪尖威胁下,人们也曾热烈庆祝夭长节、地久节,向东遥拜,高呼天皇万岁。可是,曾几何时,树倒猢猻散,那为虎作伥、自封代表华人,对主人献媚、对自己同胞耀武扬威的败类,知道罪孽深重,连露面见人也不敢了。事隔廿多年,我们却正在追讨血债,这不是可以借镜吗?

我要表明一点:一九六一年,我身任教总主席,同时又是一九五九年全国华人社团代表大会主席之一,有双重的责任要致力争取华人对教育总要求的实现,所以坚决反对以消灭华文教育为目标的达立教育政策。如今这责任已移交给下一代了。若问我个人的意见,我说:我永远坚决反对达立的教肓政策,这政策若不废弃重订,使各民族都能接受的话,就是华族的语文被排斥在教育体制以外,等于不承认华人是本邦民族之一。民族的自尊心被伤害到这般地步,亲善与友爱的基础业已遭受到彻底的摧毁。所谓团结,谁相信是有诚意?

今日的马来西亚内部的严重问题,简单一句话:就是多元与单元之争。认为多元的,要人人平等,多彩多姿,共存共荣,主张单元的,要惟我独尊,单纯统一,独享独受。瞻望前途是令人担忧的。

一九五六年,教总提呈给李特宪制调查团的备忘录曾经指出:马来亚原是处女地,由各民族共同致力开发,才有今日的繁荣。各地义山,埋在地下数百万具华人的枯骨,都是开发马来亚的功臣。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所以,华人经济上有所成就,乃是自力的创造,’绝不是别人慷慨的给予。华人应该跟别人平等生存于此土地上,更是绝对的真理。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这几年来,我已完成我的著作《回忆片片录》,共廿多万言。我必须对这段史实负起绝对忠实的责任,所以,在我的笔下没有虚言虚事。就连我已出版而被禁止的那一本小册子所牵涉的人,他们都还活着,却承认我的忠实便可证明。不过,诸位要等我的身后,才有希望可能读到我的遗著,那是无可如何的。

1965.4.15

摘自:《教总33年》 (吉隆坡: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1987年4月),页 480-482

下载链接: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dceVzmvJWvcXZYNW9WcEdCVjg/view?usp=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