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道德

讲道德,说仁义,这是人与人之间的行为,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行为。换句话说,便是人与人之间,有所谓道德的存在,国与国之间,无所谓道德。

这是极其显然的道理。请翻开古今中外的历史,到底有哪一个国家,曾经舍己救人,一如朋友之间,舍己救人的事实呢?此国与彼国,不都是纵横捭阖,不可究诘的吗?每一国家,不都是与其他国家,今日为友,明日为仇的吗?这是什么缘故呢?原来国家是一种政治的组织,组织的目的,在于全体国民谋其福利,假使某件事 情对于自己国家是有利益的,他便可以做了出来,所谓道德不道德,在他根本不当为一回事的。

现在有一些人,居然把国家人格化了,他们将私人的道德,运用到国家上去,说什么,某某国家是我们的再生的父母,他对于我国,如何如何的帮助,我们应当知恩报恩,才是正当的道理。其实, 这是政治掮客的饰词,完全不可相信的。因为国家的所有活动,均以利益两字为前提,某一个国家,对于另一个国家,有了交欢的事 实,并不是感情上有了溺爱,而是利益上的共同存在,这一方面,他给予这个家一些好处,他方面,他已经从这一个家,取得了应得的报酬了,何尝有什么恩德之可言?而必须大谈其报答的理论呢?

政治掮客们,为什么要这样颠倒事实,矫饰理论呢?这又是极其显然的道理,原来他们的政治资本,是在于走上某一国的路线的,假如国民们对于某一国,没有浓厚的感情,起来反对他们,他们的政治资本,不是完蛋了吗?因此,他们必须义务地,为某国在国民 心目中,播下一个良好的印象。而要达到这目的最直截的方法,便是摭取一些某国对我们的小恩小惠,夸称是“大功大德”好来蒙蔽国民,以便激发国民对于某一国的感情。

政治掮客们这种技俩,揭穿来,原是不值一文钱的,然而有许多没有智识的国民们,却偏偏上他的恶当,这真是使人觉得可笑的一回事。

我们要澈底明白,世界上断断没有再生父母的国家,所谓“契阔谈宴,心念旧恩’’,这是私人的美德,倘若移用于国际,那便是愚昧无知,天大的笑话。

本文收录于林连玉《姜桂集》(2002年:林连玉基金出版),页9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