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回忆林连玉老师

(一)

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林老师与世长辞了。

在万千大马华裔同胞的热泪与沉痛中,他遽然的去了。他留下一份永远不能磨灭的,为华 教及母语奋斗的丰功伟绩。这一彪炳的功劳,将永远活在大马华裔的心中。他那百折不挠的英勇斗争的精神,必定成为大马华裔的风范。只要有良知的大马华裔公 民,都必须时刻记着他的遗志,再接再厉,前仆后继,勇猛向前,为华教及母语教育而努力。

林老师对华教及母语的贡献,盖棺定论,可以概括一句:“伟大及光荣!”

林老师的一生,人格清高,道德文章,高风亮节,我国的政府,应该马上恢复他的公民权。

我为林老师题挽联如下:

此去冥府,阎君若要问起:华文母语教育,希望有多少?

勇趋殿中,老师必然奉回:华文教育前途,今后放光芒!

(二)

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九年,我在尊孔中学,念完了六年的中学华文教育。当时,尊孔、中华、坤成与循人中学,被公认为华教的保垒。

在那前后几年中,华教及华校,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当时的政府,制订一些对华校及华教不利的条文,逐步吞食华校及华教。当时的学潮汹涌澎湃,罢课与示威游行,层出不穷。林老师就是这一时期的英勇斗士,最后成为这一方面斗争的中流砥柱。

当年的林老师,中等身材,肤色黝黑。消瘦的脸庞,两眼炯炯发光。他对待学生,总是和蔼可亲,永远是谆谆教诲,从来不发脾气。他说话的声调,宏亮清楚。

他每天早上,是骑着脚踏车来上课的。脚踏车的后座,总是满载着学生的作业簿。

我从初中一到初中三,根本就没有机会上林老师的国文(当时称华文为国文)课,因为他 只教高中的国文。只有在周会上,时常看到及听见林老师在训话或演讲。当时的学生非常遵从林老师的训戒,只要他有所指示,学生都乐意照做。林老师的演讲,着 重在华文教育的分析,阐述学习母语的重要性,使学生对华教及学习母语的重要性有所觉悟。有许多同学(包括我自己在内),每次都聚精会神的将他的演讲,详细 的记录下来,在课余之暇,跟志同道合的同学讨论。在这一方面的讨论,我们得益不少。

前面已经提过了,当时学生的罢课,示威游行,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可是,许多罢课及示 威游行,都被林老师的劝说之下化解了。林老师主张学生努力向学,不必花时间去搞学潮,他要学生在平静中,求学业的进步。而他自己嘛,却是“威武不能屈”, 面对当时政府的一切压力与限制。他不顾自身的成败利害,保卫及发扬华教与母语的学习。他的一生,爱护华教与母语的精神,可说是空前的!林老师的著名诗句: “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头。”可见他当年的胸怀气魄。

他确确实实的做到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三)

高中二的那一年,林老师当我的国文主任。林老师的国学造诣精深。他精通四书五经,满腹经纶。但,他为人非常谦虚,虚怀若谷,不耻下问。他可以背诵许多诗词及古文。他最了解中国的历史。每当他谈到中国的历史的时候,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每当讲解一篇古文的时候,他总是把作者详细的介绍一番,然后把作者当时的历史背景,先交代得一清二楚,方逐句解释句子及全篇文章的内容。在多方面,引经据典,讲授清楚。学生上他的国文课,聚精会神,听得津津有味。

每隔两周,学生都必须交作文一篇,林老师出题目,我们去写。他的作文题目很新颖,如 “论性善与性恶说”“论史可法的人格”、“青年应尽什么样的责任”等等。记得我写第一篇作文的题目,是“谈一谈鲁迅的阿Q正传”。林老师用毛笔醮了红墨水 来批改。我记得林老师批了八十五分。以后,每写一篇,林老师特别错爱,我的作文总是批了八十分以上。

他鼓励我们读课外读物。他说要学好中文,必须从古典小说开始。所以他介绍我们去读《儒林外史》、《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儿女英雄传》等书。他又开导我们背诵诗词。

我们一班四十多位同学,在他的熏陶之下,中文大有进步。就因为是这样,我进大学时,便去选读中文系。

总而言之,林老师教学的方法,完全采用开导式,使学生自动自发,去作深一层的研究。

(四)

一代名教育家去了。他的逝世,就如天上的明星的陨落,整个大马顿时失去了光辉。可是,林老师的精神,永恒的活在人间,为华裔子孙所效法!

林老师,请您安息吧!全马的华人绝对不会辜负您的遗志,一定会奋斗到底。

 

本文原载《南洋商报》1986.2.26,后收录于教总秘书处编《族魂林连玉》(2001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119——122。电子档取自《木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