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呼唤教育民主化,发展多源流教育特色”

联合文告 

1. 正视多元事实、尊重族群差异 

大蓝图就“国民团结”部分指出:“作为多元族群国家,培养国民团结是我国独立以来最重要的议程。差异会造成社会分裂,因此建立一个马来西亚认同与包容族群差异变得尤其重要。学校作为公共空间,拥有独特的潜质培养团结意识。然而,目前各族群仍在各源流学校就读,多源流教育、各源流学校的多元性以及依据族群选择学校为导向,阻碍了学校作为培育跨族群团结意识的功能。”

大蓝图认为多源流学校造成各族学生缺少接触的机会,有碍国民团结。不过,大蓝图同时也承认缺乏有效的方式与数据,以了解我国族群关系的实际情况。

我们认为,多源流教育不仅是《联邦宪法》152(1a)条文所赋予的权利,也受国际社会广泛认同。我们要求政府尊重独立建国时期制定的1957年《教育法令》第三条的精神:

“本邦的教育政策乃要达致一个为全体人民所接受的国家教育制度。此制度必须符合人民的要求,促进他们本身的文化、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发展,以达致一个以巫语为国语,同时,其它居住于本邦的各种族的语文文化也得到维护扶助其发展的国家。

大蓝图声称承认我国的多元性,却仍以单元思维来拟定影响我国未来13年教育的大蓝图。从教育学来说,多源流教育的存在符合母语教育的原理,母语教育是公民应享有的权利,母语教学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研究报告的结论,毋庸争辩。因此,教育部不应视多源流学校阻碍国民团结;反之,为了提高我国的教育素质,更应极力发展与提倡母语教育,并公平分配教育资源于向来备受歧视的华小、淡小、华文独中和国民型中学。

事实上,族群之间的差别待遇才是导致族群问题恶化的主因。历史已证明在单元主义政策下,社会资源分配不均激化的种族主义与族群意识,是导致族群冲突与战争爆发的主因。为了避免悲剧重演,世界各国政策开始趋向多元化及尊重族群差异(如加拿大、中国、比利时等)。同时,欧盟及欧洲各国也纷纷重视少数族群的语言权利,并立法与制定相关政策,以保障少数族群的权利。(注1)

因此,我们要求我国政府立即摒弃单元主义思维,承认母语教育,协助推广与发展母语教育,将多源流教育体系打造成为我国的特色,成为多元族群国家的教育范例。

2.语文学习要求,必须客观务实: 

在2011年小学标准课程KSSR)下,国民型小学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语文课时间分配:母语360分钟,国语300分钟,英语150分钟;2013年后将进入第二阶段(四至六年级)则是:母语300分钟,国语270分钟与英语210分钟。第二阶段强行将国民型小学课纲与国小课纲划一,并规定不达标的学生必须参加每周5小时的课后特别加强班。

2.1国民型小学国语应采用第二语言教学法

我们赞同学习三语的重要性,然而规定国民型小学国文科与国小使用相同课程不仅不切实际,更不符合教育原理。若以“填鸭法”提高国文科的成绩表现,只会在课程与实践上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实际上,课业表现很大程度有赖于合理的课程设计与良好的师资素质。国民型小学应以母语教学,国语及英语则采用第二语言教学。因此,我们强烈要求教育部应该采用第二语言教学原理来设计国民型小学的国文课程和教学,而非忽视现实,一味坚持不符合教育原理的第一语言教学,以致事倍功半,妨碍学生的学习进度。

3.改善预备班,协助学生适应教学媒介语转换

中学预备班是因应我国特殊教育制度而制定的语言衔接班级。其三大宗旨是:1)让学生充分掌握国语,为接受中学教育做好准备;2)让学生能有效运用马来语沟通;3)培养国民精神和马来西亚社会的道德价值。因此,预备班是为了让来自华淡小的学生适应国民中学媒介语的转换而设计。

国立教育是义务普及教育,必须照顾不同程度的所有学生。国语能力或学习能力较弱的学生需要特别的关注,以顺利衔接中学课程,预备班就是为此而设的媒介语转换。虽然在全国对话会中大多数出席者表态支持废除预备班,但这是由于社会偏见所致,实际上忽略了少数学生的权益。由于国语并非所有学生的母语,即使小学阶段加强国语程度会提升部分学生的国语程度,必然有部分学生仍然无法有效掌握国语。预备班仍可作为辅助方案,协助有需要的学生。

此外,教育部须认清预备班存在的用意,重新规划课程,安排合适的师资执教,以免预备班继续沦为“放牛班”,丧失其功能。

4.阐明历史科目改革细节,还原我国历史原貌 

大蓝图中并无有关历史科改革的内容,因此我们要求教育部答覆以下疑问:

a)历史课纲的拟定与修改进展如何? 

b2013SPM是否已规定历史为必须及格,这岂非违背开放文凭的精神? 

cUPSR现阶段纳入历史科是否合适? 

我们认为历史科目固然是吸取人类文明宝贵经验的人文学科,但是反对历史科必须及格的硬性规定,因为这会鼓励填鸭式的教育文化,使孩子对人文学科失去兴趣。

既然大蓝图是关系我国未来13年教育大方向的重要文件,而历史科改革深受社会大众关注。因此,基于透明原则,我们要求教育部必须在大蓝图中明确阐明历史科改革的细节,以让民众了解并提供意见。

更重要的是,历史科课纲与课程必须符合我国多元族群的事实,各族群的历史与文化必须得到平等的重视、公平合理纳入课程、正确教导,以教育学生互相尊重、了解与包容的精神。因此,一些存有争议的历史事件必须加以正视与厘清,如前伊斯兰文明时期、各族群的贡献、日据时代与五一三事件等,还原我国历史原貌,以便学生能够认识我国历史的真实面貌。

5.提升各级教育局的族群多元性,呼唤教育民主化 

根据大蓝图,教育部将通过三个层面推动州、县级教育局的转型:1)重新检视教育部每个阶层的责任与职权,建立一个专业化的机制与有效的传递系统;2)赋权予州级与县级教育局,加强他们在讯息传递与支援学校所扮演的角色;3)加强中央教育部的核心角色。

我们赞同教育部下放权力予各级教育局,让各地教育局依据各地区特质作出相应的必要调整。然而,目前各级教育局职员的构成极为单元,对多源流教育的误解,导致在讯息传递与师资培训层面造成阻碍。

我们认为在推行地方赋权的同时,各级教育局职员的构成须多元化,以便资讯能有效传递,适当反映各族社群的需求,最终能做到上情下达,下情上达。这在决策单位显得尤其重要。

我们认为地方赋权须更加全面。县教育局最贴近与了解各区学校与居民的需求,因此,县教育局理应被赋予增建学校的权力。基于各源流教育平等的原则,县教育局必须依据每个社区的要求增建学校。

6.公布研究报告数据,确保人民知情权 

《2013-2025年教育的蓝图——初版》(简称“大蓝图”)作出许多新尝试。大蓝图收集了不同专家与国际机构对于我国教育系统的意见与研究,其中包括世界银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以及国内六间大学的研究。

我们对教育部在草拟大蓝图所付出的努力表示认可。然而我们要求教育部公布所有相关研究报告与数据,以便民众与教育机构能了解大蓝图制定的依据。国内外的研究报告是专家学者的研究心得,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依据教育部所提倡的透明化原则,这些研究报告应当无条件公布在该部网页上供人下载。

此外,报告研究所花费的开销都由人民支付,因此,民众应有权利阅览相关报告。

7.成立“监督委员会”,以确保政策执行合理公正 

根据大蓝图,教育部将设立一个高效能的“教育执行单位”,以推动蓝图计划的执行,并且与公众互动,以便让民众了解进展与收集反馈意见。其次,教育部将会持续和相关团体举行闭门会议,以收集社会各阶层的意见。教育部也会每年公布表现报告,以便民众了解大蓝图的进展。

我们对于政府愿意听取民意与提高行政透明化表示赞赏,但是这仍未足够。我们要求教育部成立一个由多方面组成的“教育大蓝图监督委员会”以监督大蓝图的落实符合我国多元族群社会。成员须涵盖各族群,包括教育部、教育学者、家长与教育界的非政府组织,以便在教育哲学、资讯传递与政策落实方面更为全面与公正。

7.1加强学校三机构的监督与决策权

在学校层面,教育部须鼓励每所学校成立学校三机构:董事会、家教协会与校友会,并赋予三机构某种程度的监督与决策权。三机构是学校的持分者(stakeholder,利益关系人),理应有权参与学校发展与校内政策的决策,同时监督大蓝图的执行符合各别学校状况及需求。

联署单位: 

1. 林连玉基金 

2.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3. 华社研究中心

4.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5. 马来西亚华校校友联合会总会

6. 槟州华人大会堂

7.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

 

×××××××××××××××××××××××××××××××××××××××××××××××××××××××××××××××××××

注一:请参考1975年《欧洲安全暨合作会议最后决议书》、1990年《哥本哈根宣言》、1996年《海牙有关少数族群教育权利建议书》、1992年《关于少数族群语言之欧洲宪章》与1995年《保护少数族群之架构协议》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