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吁请教育部尽速复办海港淡小原校

日期:2014年1月13日

林连玉基金吁请教育部插手,下令雪州教育局尽速派遣师资到海港淡小原校教学,让这批淡米尔小学的孩子们得以在原校以母语母文来学习。

随着教育部在今年将位于格拉纳再也的海港淡米尔小学迁至梳邦地区的甘榜林东安(Kampung Lindungan)新校舍后,这批孩子被迫要转到9公里以外的学校或者转到国小去上课,这无形中剥夺了家长及孩子们的社区教育权益。

林连玉基金支持坚守在原校的家长及孩子们,若是雪州教育局真的不愿意让步,林连玉基金也会联同其他非政府组织协助他们,让他们得以自行开办学校让孩子们上课。

林连玉基金非常欣慰有一批前教员也挺身而出,表示“如果教育部不肯帮我们,那我们将在人民帮忙下开学。”当年白沙罗华小也是在同样的情况之下,被迫自行办学,抗争了8年,才得以复办。

现任海港淡小家协主席古玛表示,海港淡小是格拉纳再也区内唯一的一所淡小,强硬逼迁是没有道理的。

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博士表示,教育部以雪州发展局已将格拉那再也的原校校地卖给私人发展商,而指示海港淡小在本学年开始,必须迁移到9公里以外的梳邦甘榜林东安新校舍。这是为了发展屋业而牺牲该地淡米尔族学生的权益。再加上,这批家长因为收入低微,还得负担额外的交通费,实在是让家长们的生活更是百上加斤。

根据大马淡米尔学校董事会主席卡南(R Kannan)指称,新校在建竣时原本取名甘榜林冬安淡小,惟之后就“骑劫”了海港淡小的校名,同时将学校执照转移至新校舍。

林连玉基金形容海港淡小事件是淡小版的白小逼迁风波。前白小保校委员会顾问兼林连玉基金常务董事莫泰熙先生,也于日前前往海港淡小了解情况,并为家长们打气。莫泰熙表示白沙罗华小是在2001年遭政府以原校环境不适宜上课为由,强硬迁移到丽阳镇新校舍,因此引发当地村民展开长达8年的保校运动。政府在2008年大选政治大海啸之后,最终屈服于当地村民的诉求,决定重开白小。

他认为雪州海港淡小爆发迁校风波,这起事件犹如13年前的八打灵再也白沙罗华小迁校风波的再版,牵涉社区教育权的课题。随着生活费飙涨,许多来自低收入阶层的家长,根本没有能力承担每天额外前往新校舍9公里路程的交通费,更何况,根据家长们反应,也无法找到学生巴士,载送孩子到新校舍。

林连玉基金认为,政府应该俯顺民意,让各族人民享有受母语母文教育的宪赋权利,格拉纳再也区仅有的淡米尔小学需要获得保留,该地社区教育权益也必须受到政府良好的照顾。

林连玉基金  主席
杜乾焕     敬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