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华教需要学术奠基——谈王宓文与宽柔

華教需要學術奠基

─談王宓文與寬柔

/ 安煥然

論及華文教育的發展,從實際面看,華教運動與華校素質必須相互映輝,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如此,華文獨中教育才能開拓出一番天地。

祖籍江蘇的王宓文,是我國著名教育家,曾任馬來亞聯合邦教育部華校總視學官,其品德學養素為國人敬佩。從事教育工作多年,在吉隆坡、馬六甲及怡保等處教育界,皆流傳著關於他的杏壇佳話。1959年王宓文來新山主持寬柔中學校政,更是樹立風範,為寬中的學術水平根基奠下了扎實的基礎。

寬柔是全馬第一間宣布不改制的華文獨立中學。正值用人之際,王宓文出任寬中校長,轉變、創立了寬柔中學的學習風氣。在他掌校的十年間,是寬中最艱辛的一段時期,王校長力求改革,奠定方向,極力網羅各方優秀師資,在教務方針和課程上都作了不少新設置和調整,使寬中更具備前瞻性的獨特辦學風格,但並非標新立異,隨波逐流或嘩眾取寵。在堅持華文教育的完整性和自主性的原則上,也同時兼顧時代需求,集理想與實務於一體。

如今寬中的一些重要教務方針都是在王宓文校長時代確立下來的,包括文理分科、三語并重、高中理科班數理採用英文課本、免費馬來籍學生就讀、多元化辦學宗旨、注奉自發學習、品學兼重,並要求高中三學生必須撰寫一篇五千字以上的畢業論文,等等。

王宓文是位和藹可親的校長,在他辦公桌後懸掛著「諄諄善誘」的匾額。王校長給學生的印象是從不發氣。他總是苦口婆心的勸導,用愛心感化學子,非到萬不得已,決不輕易處罰學生。

但,所謂寬柔以教,君子和而不流。王校長主政寬中十年,並非一帆風順。最令他困惱的,莫過於1959年至1962年華文中學改制風潮下各種有形無形的外在壓力。王校長所承受的壓力,非局外人所能理解。可是他始終與寬柔董事站在同一陣線,堅持華校崗位,說什麼也無法迫他改變立場。

1972年王宓文與世長辭。出殯之日,送殯人士超過千人。當送殯隊伍抵達新山市區時,突傾盆大雨,寬柔子弟堅持步行。當靈車到義山時,疾雨中,百人踏著泥濘,扶著靈柩上山,此情此景,莫不動容。

鄭良樹教授贊喻王宓文校長是一位古道熱腸的一代「醇儒」。而王宓文之子,當代學者王賡武教授則在2002年《王宓文紀念集》推介禮上如是說:父親王宓文生前多次提起,在寬中工作,是他「一生最圓滿的結局」。「一方面父親認為在寬柔的十年,他能幫助馬華的獨中教育系統成全為一種社會勢力,一方面又有機會建立他向來重視的現代化教育理想。」這是王宓文的教育理想,「其重點在給學生多樣發揮個人本事的學習環境,叫他們能在馬來西亞多元民族的社會,掌握最先進的科學理論和精通兩種或三種語言。教育要向外,盡本能,這才使學生離校後能應付現代化的生活需要。」

持守華教崗位,力求務實的教育方針,王宓文的教育理念,在今天來說,仍然是值得我們認真看待的。

(作者为南方学院中文系系主任、学术研究处主任、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