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华教转型应扎根本土

华文教育是以华团、华文报营造舆论形塑而成,在建构华人族群意识上扮演重要角色,也是华族文化传承延续的最具展演性的具体形象。

早期华教运动和现今的社会运动一样,是轰轰烈烈的。如此的斗争史和压迫史一直在传颂着。早期的华教运动和所谓的民主价值,尚无太明显的冲突,基本上是民主社会的少数族群为争取平等受教权利而抗争的运动。

不过,这样的论述近年来已无法获得大部分年轻人支持,从近几年董总多次号召的抗议行动,出席者多为中老年人可以看出。年轻人多支持如淨选盟的社运,追求民主自由、响应环保、关怀弱势群体,相较之下,华教课题已无法引起大多数华裔年轻人的共鸣。其中原因真如外界批评般,华教不够开放,固守华人族群思维,走不出族群意识吗?

身分认同转化

这或许和年轻一代对自我身分认同转化有关。老一辈马来西亚华人仍有大中华主义情意结,中国是寻根的祖国,甚至还有血缘关係的亲戚在故乡,到中国是“回乡”。对年轻人来说,中国是遥远的外国,本身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再来才是华族,和所谓的中国(祖国)并没有直接的关係和深厚的情感,和祖国情感的联繫是断裂的。而年轻一代的家乡是马来西亚的土地,从小成长的地方。

因此,对接受完整华教体系的年轻华人来说,一方面,华教频繁强调中华文化的传承,形塑大中华民族主义的民族性,马来西亚华人属于大中华文化圈的一员,又或者是离散海外华人的一部分。

无论何种说法,主体都是以“华”为先,再来才是国籍马来西亚,而文化上是脱离马来西亚而“奔向”大中华文化圈的。如此的身分定位都无法为年轻一代建构真正的身分认同,因而经常产生焦虑。

另一方面,年轻一代希望重新诠释和定位,因此出现汲汲追求、思索和寻找自我身分认同的焦虑的一群。他们不完全苟同老一辈为他们定下的身分位置,但仍然无法在拒绝先前的定位下,提出新的身分位置,这恐怕是他们感到焦虑的来源。或许,这是历史赋予他们的时代任务吧。

华教沦为政治伪装术

早期的华教斗争运动还可说是带有民主价值的抗争,向巫统掌控的单一马来文化霸权提出挑战,但随着裙带关係以跨族群方式延伸,华团、华文报、华教高层频频和巫统权势者“眉来眼去”,文化和教育议题逐渐被锁定在“安全范围”内,以不触及政治意识形态和巫统霸权的方式,形塑和建构华族的族群意识,并进一步在华社内建构附庸于这些既得利益者的论述,即文教的传承意识。

于是,华教论述逐渐被形塑成具有霸权性质的论述,是一种政治的伪装术,与早期的抗争初衷逐渐偏离。

年轻一代在公民社会提倡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等普世价值,开始找到跨越族群,又属于马来西亚人的共同价值,不再只从属于华族族群意识。社会需要年轻一代回应由上一辈遗留(造成)的阶级不平等社会现象,单一族群意识逐渐被跨族群的普世价值取代,以追求马来西亚人的共同福祉。

因为,以往针对族群的不公平政策,现已转为阶级的不平等。如此的不公平其实出现在各族群中,许多富有的成功华人也附着于巫统裙带关係层中。公正平等的价值不再适用于仅仅华族这个群体,加上年轻华人对身分认同的焦虑和追寻,华教有关文化传承的论述已在年轻一代中失去市场。

重新寻找华人定位

华教在此转型之际,应该思索的是,如何以跨族群意识为基础,回到追求民主价值的初衷。同时,扎根马来西亚本土文化,而非遥望大中华文化圈。

从华文报经常能看到诸如“就连中港台的文化人都赞誉马来西亚的华教是海外最完整的华教”此类说法,无疑是寄望得到外国中华文化势力的肯定,然后才对自身文化引以为豪,实为主次颠倒。

其实,扎根本土,重新寻找马来西亚华人的定位,才是应尝试建构的论述。至于是否获得任何权力中心(巫统霸权或大中华文化圈)的认同,则已不太重要了。

廖珮雯,毕业自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自由撰稿人。

(本文为2014年华教节特辑文章系列,今年题目是“族群认同与民主转型·华教的新时代挑战”,由林连玉基金组稿。)

本文刊登于《光华日报》2014年12月10日,这里刊登的是原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