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华教机构应求同存异

 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博士书面谈话

2010年11月18日

对于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先生昨日在媒体发表的言论,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博士欲回应如下:

1)正如杜乾焕在南洋商报访谈时所言,林连玉基金个别成员与董总主席之间的矛盾,属于华教运动内部个人之间的矛盾。任何社会运动内部存在这种矛盾是正常的,我们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需否认这种矛盾的存在。只是,我们认为,在面对这种内部矛盾的时候,应该尽可能加以化解,而非火上加油,使之激化,让亲者痛,仇者快,让支持者无所适从。1950年代林连玉先生放下董教之间的差异,团结马华公会,成功把华教运动推向高峰。1980年代林晃昇先生、邱祥炽先生与沈慕羽局绅排除万难,将15个原本是各自为政的华人社团联合起来,成功让华人组织展示它的潜在力量。我们应当效法先贤,以最大的包容,求同存异,整合华教队伍,矛头一致对外,抗衡单元霸权。

2)众所周知,本人是迟至2009年8月以后,才接替邹寿汉先生辞职后腾空的林连玉基金主席职。那是新纪元事件后的艰难时刻,内部矛盾尖锐。我了解到,当时林连玉基金董事会邀请我担任主席,除了其他原因,也包含着缓和内部矛盾的用意。在我出任林连玉基金主席之后,始终不敢忘记自己在推动林连玉基金会务之余,亦肩负着化解内部矛盾的任务。上述南洋商报访谈所说,并没有乖离我的原则。任何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出当天的南洋商报或浏览我们林连玉基金网页,详阅原文,自行判断。

3)无论如何,缓和或化解内部矛盾,不意味必须压制团体内部的民主生活。任何来自内部或外部的建设性的批评都应该受到欢迎。林连玉基金愿意以宽大的胸怀去接受这些批评,愿意接受社会人士对它的言行进行监督。我们不能同意像最近某国政府那样,仅仅因为批评它的法庭判决就要被严厉对付。要强调的是,对于董教总的历史地位,这点我们从不含糊。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在槟城举行的林连玉基金各州联委会第一次联席会议,我们就“一致认同董教总是华教运动的领导,林连玉基金将全力配合董教总争取母语教育获平等对待、反抗单语教育霸权的斗争。”(见林连玉基金会讯《彩虹桥》2010年第二期,页10)

4)关于董总在林连玉基金董事会的代表问题:依据林连玉基金章程,教总在林连玉基金董事会有1+3位代表(8个初始会员各有权委派一名代表,教总因为与林连玉先生的密切关系,得以另委任3位代表)。董总在林连玉基金董事会确实只有一位代表。本人对访谈中出现的错误信息深感抱歉,但重点是,林连玉基金确有董总的代表。

林连玉基金主席
杜乾焕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