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勿为企业盈利牺牲环境与人民权益

2012年2月8日

林连玉基金文告

林连玉基金强烈反对政府发出临时执照给关丹莱纳斯稀土厂,并吁请政府勿为企业盈利牺牲生态环境和人民权益,应即刻撤销临时执照。

国际商业时报在2012年1月31日的报导指出,原定于2011年末操作的马来西亚稀土厂,由于延迟完成,已使建筑经费提高四千万美元。我国原子能执照局却在隔天发表文告,宣布发给莱纳斯稀土厂临时执照,但要求稀土厂满足五个条件。临时执照消息一宣布,在澳洲证券行挂牌的莱纳斯股票应声暴涨19巴仙

须知政府从1月3日到26日公开莱纳斯稀土厂的资料给公众查询和回馈,原子能执照局却在公众咨询结束的两个工作天后批准临时执照,效率之快令人吃惊。综合上述的商业资讯,我们有理由怀疑政府是受到莱纳斯的压力而加速批准执照。

霹雳州红泥山的亚洲稀土厂仅在20年前(1992年)才正式关闭,它所造成的环境和健康破坏还历历在目,政府却无视这惨痛经验,批准另一个稀土厂的成立。亚洲稀土厂操作期间,红泥山新村共有8宗血癌病例和数个畸形儿的案例。根据一位研究矿业的学者,以红泥山当时11000的人口,应该平均每30年才有一宗血癌病例。

目前供应全球95巴仙稀土的中国,在国内也面对严重的稀土采矿污染问题,这几年被揭发的稀土污染事件计有: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白音敖包苏木违规稀土厂内蒙古包头钢铁集团稀土湖江西赣州盗采稀土广东省阳江市稀土厂广东省河源市古云稀土矿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笔架山乡稀土厂等等。

中国稀土采矿污染已导致土不能耕、水不能喝、牲畜死亡、癌病增加,中国对此付出严重代价。中国有色金属设计研究总院教授王国珍就说,“中国几十年开采稀土赚的钱,全部拿出来都不够治理对环境的污染。上世纪末,中国稀土就是依靠对环境的破坏打败了其他国家稀土公司。”

林连玉基金主席 

杜乾焕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