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刘怀谷先生二三事


刘怀谷先生二三事

/ 陆庭谕


刘怀谷(左1)与朱运兴、敦拉萨、林连玉摄于黄尧(漫画家牛鼻子,3)画展,1956


“人家的刀已经拿起来了,谁伸头出来,就斩谁,还要火上加油吗……

这是林连玉先生被褫夺公民权和吊销教师注册证事件,教总理事和吉隆坡教师公会理事共同商讨对策时,刘怀谷先生的几句话。

当时,刘先生是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理事也是教总理事,在讨论意见情绪高涨的时刻,他提出看法。他的意思是要委婉陈词,动之以情,以期当局收回成命……

其实,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的少壮派也不过是主张据理力争而已。

果然,呼吁性的文告登出,有了交代。

这是笔者当年还是吉隆坡教师公会的座办时的亲身经历,印象深刻,此其一。

* * *

“华文中学是中华文化的堡垒,宁可没有津贴,独立中学不能不办”。这是教总前任主席林连玉先生的高声疾呼。

当吉隆坡华文中学改制,兵败如山倒之际,尊孔中学在林连玉先生被褫夺公民权之後溃败自不待言,中华中学也竖了白旗,坤成女中是董总主席陈济谋坐镇,还能挽狂流,惠州会馆主办的循人中学是怎样取决呢?

刘怀谷先生当时是循人中学董事会的要员,和馆方达致的共识,就是以林连玉先生的狮子吼为依归。

但要怎样向当局措辞拒绝改制呢?

结果是复函当局愿意出租循人中学校舍作为国中用途,每年收象徵式一块钱租金。

只是一块钱的租金,情至义尽,但却表示校方不放弃主权,四两拨千斤,一团和气。

据说,这一高招也来自出身公务员的刘怀谷先生之手,此其二。

* * *

1956年,独立前夕,殖民地官员以独立後的制度应是新的开始,所以建议“教师特别考试”,否则所有华校教师都不是合格教师。

事关重大,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率先在精武体育会召开抗议大会,这一措施,倒行逆施,原定华校教师的注册,竟连政府自己主办的师资培训、师训和高师班也不承认,甚是群情鼎沸。

在场的一位华校马来教师也大声痛斥。

林连玉先生的马来话是不灵光的,就由刘怀谷先生用马来话作全盘叙述,让出席的马来教师理解。

刘先生流利的马来话,七情上脸,教人惊叹连连,原来,刘先生出生在印尼爪哇,在印尼受过教育,来马来亚再受英文教育,所以学贯中西巫很是难得,此其三。

* * *

刘怀谷先生祖籍中国广东惠州。二战前,就出任雪州包括吉隆坡的华校视学官,战後继续原职,独立前退休,转入华校教师公会以及社团服务。

曾开办茶阳夜学班,後出长巴生华侨独立中学(今滨华独中),是早期华社文教界闻人之一。(完稿于金马士红楼四馆)

(作者为教总前副主席、林连玉基金前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