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侨教功臣林连玉

横挥铁腕批龙甲,
怒奋空拳搏虎头;
海外孤雏孤苦甚,
欲凭只手挽狂流!

中国文化,五洲棣通,不独可纵而贯穿古今,并可横而沟通中外。

中国文化,根深叶茂,源远流长,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真可谓:不废江河万古流矣!

而星教育部长周瑞琪先生也曾说过:“中国文化不能让人家消灭的!”

再者首席部长马绍尔氏,曾发表声明说:“政府首要任务,在于保护华文教育!”

因为华文教育是沟通中西文化,沟通中西民族,沟通中西社会,沟通中西思想的文化桥梁也!

捋袖奋拳,叫嚷高呼,用口头上表示保护华文教育者,比比皆是。可是以实际的行动及“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之精神,实实在在是维护华文教育者,星马两地则以林连玉先生为着。

林连玉先生的的确确是“侨教”的救星,中华文化的保姆。

林先生的生平事迹,我想星马的读者都极欲知悉的。而小子忝为林先生同乡,小子有这位“大智若愚”的同乡,更引以为荣。如今穷搜冥索废寝忘餐能够用一枝秃笔,跟“林连玉”先生来个轻描淡写,小子更觉得今生有幸!

(一)(注1)

一九零一年七月六日(注3),林连玉先生出生于福建省永春县蓬壶乡。

曾祖是秀才,其父林亮泽老先生乃系满清时代正牌廪生,当时因西洋文学没有渐及乡隅僻 地,可是林老先生除了家学渊源,并赋有一个科学的头脑,他不懂得ABCDXYZ,可是奇怪的他能够用甲乙丙丁来计算几何及三角学术上的难题。就因为他有奇 异的数理天才,便被当时福建省主席所看重,打算聘请林老先生为天文台主任,而有学者陶渊明风度之林亮泽,不为“五斗米”折腰,借不认识“鬼”字为借口,摇 头不干,甘愿蛰伏故乡编日历。当时林亮泽先生在永春县所编印之日历,风行全县。

由于世代书香,家学渊源,加上亮泽老先生的启迪,亲自教导儿女,故所以连玉先生以及兄妹的古文学有相当好的基础!

连玉先生共有兄妹七人,他排行第二,学名采居,长兄皇雅,三弟采藻,四弟采凤,均已先后逝世;五弟位中,六妹子贞,七妹子实。

一九一八年春天,连玉先生结婚后,为了塭食,从故乡永春蓬壶乡来到厦门在XX参行当 学徒。因为那时他虽然是秉赋聪颖,但是有廪生衔头的父亲,只赢得名士风度,却只是两袖清风,不得已才送他去当药店学徒。要是当时连玉先生不知力求上进的 话,我想他现在不是侨教的救星,而是一位“慢郎中”或是“黄鱼医生”!

人望高钻,水向低流,为了前途,林连玉先生当了二年学徒,便洗手不干。一九二零年考进福建省私立集美学校念师范本科专攻史地系,因他的学名采居,福建话快口叫来,就是“菜猪”。虽然“菜猪”“菜猪”叫得哄天价响,素有好好先生之誉的林连玉先生却不以为忤!

一九二四年冬天林先生毕业师范,名列前茅,是为高材生,深得师长们的赞许和爱戴,特 地留聘连玉先生执教中学部国文教员。根据遗传学之逻辑,因为其父亮泽有数学的头脑,连玉先生的数学一定相当好,就拿近几年来林先生所驳斥的所发表的教育论 文,有条有理,毫不紊乱,由此可证,确有父风。

但是,因为父亲所传授给他的是旧文学,而新念的是文史地系,五年师范毕业后,那时是廿四岁,因为母校留他执教中学,他不敢轻率从事,课余整天钻图书馆,无异是一条蛀书虫;由于这条虫把书蛀得大变了,今天的林连玉先生便成为一位星马教育界罕有的文史地好教员。

集美学校当中学教员二年有奇,转徙至荷属泅水任抹埠中华学校当了三年教员。

一九二九年乘浮桴于海,摒挡南来,应聘雪属加影育华中学为教员,斯时校长为许和池。

继而,曾在巴生共和学校执教,时期极为短暂,只有区区一年。适其时,巴生树胶公会成立,林先生撰写了一篇泐碑序言,极为当时一般父老所推崇称许赏识,当时林连玉之声名,初露锋芒。

一九三一年冬天因事返乡,逗留有两三个月。一九三二年本拟束装南来,无奈当时为XX力所挽留。为了盛意难却,连玉先生在厦门大同学校又当了一年小学教员。

一九三三年秋天再度南来,则开始在八打灵山尊孔中学做小学部主任,兼中学部文史教 员。当时的校长是黄光铙先生,那个时期适是尊孔中学全盛时期,拥有三官厅四枝笔,三官厅者:郑兼三、梁龙光、林珠光;四枝笔则是饶小园、梁龙光、郑枢俊、 林连玉等。幸得热心教育之大侨领陈仁焕先生,出钱出力,校务蒸蒸日上,先生成立图书馆、科学室,增办高级中学及简易师范。

林连玉先生因其性情孤介,不嗜风头,不修边幅,自奉独约。任职期间,薪金所得,除了 本身生活费用外,悉数寄返唐山。可是他的父亲亮泽老先生信堪舆风水,将林先生“吃得是青草,挤得是牛乳”劳心劳力换来的钱,作为无谓用途,而有至孝之心的 连玉先生,敢怒而不敢言,唯有徒呼负负而已!

一九四一年日寇南侵,校务停顿,尊孔校舍被敌人占作军部,所有设备全部荡然。

当时一些文化界之败类,为了滥叨名爵,变节求学,甘愿卑恭折节,胁肩谄笑,落水文奸,文化走狗,以致遗臭万年者,大有人在!

可是赴义至勇,秉节有方,临事有恒,持躬至谨之林连玉先生,并非沉溺流俗,眩惑名位,濯缨弹冠,咨诹荣贵之流,抱着大无畏之精神,不为威迫利诱,甘做亡国奴,不为卖国贼。

为了委曲求全,避难隐居在离吉隆坡约有四十英哩之小埠丹戎加弄饲猪,藉此淡泊以明 志,宁静而致远,当时合作饲猪者有今尊孔中学小学部训育主任林昴、南益学校校长郑景山、谷鸣印务馆东主郑庆云。所饲猪只大小计有七八十头,并较榨椰干,将 椰油变卖,椰粕喂猪,在彼此同心协力惨淡经营下,卒至平安渡过三年零八个月黑暗岁月。

一九四五年,敌人无条件投降,世界乃告和平。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之林连玉先生, 为了侨教,更为了尊孔光荣之前途,首先起来收拾残局,将其猪本充作经费。创议组织校务委员会,校务委员计有余思庆、饶小园、赵伯悦、梁成业、林连玉等五 人,公推林连玉为校务委员会主席,共同负责,积极进行复校工作。同年十二月廿一日小学部则假借州立学校及柏屏义学两校开始复课。

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迁回本校,二月十一日初中部复课。四月首创华校童子军,堪可称“蔚为校光”矣!

同年十月林连玉先生因祖国来鸿,得悉慈父爱妻,在沦陷时期相继去世,为了料理一切家务,匆匆忙忙买棹北归。为了校务,更为了侨教兴亡之责,一九四七年二月赶回尊孔复职,先生爱护侨教之热忱,由此可知!

一九四七年间,为了校务主持人之故,尊孔中学部董事长黄重吉先生,曾两度奉函礼聘林连玉先生为尊孔中学校长,而先生素以“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为旨,以灵栎庸材,何敢当此重任为借口,加以力辞。

“独善其身终日安,何须千古名不朽。”先生生知安行,从心所欲不逾矩。而秉性诚挚,贞不绝俗,内有守而卓然有以甲呼群伦!不沾沾于浮世之虚声,高风亮节,堪为后人遵循!

于是乎,由于林连玉先生之禅让推辞,董事部不得已聘任郑心融先生为正式校长,主持校务!当时笔者,刚好在光汉学校高小毕业,转学初中,那时类似“估俚头”的林连玉先生,已是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他是我永远不会遗忘的一个人!

屈指算来,林连玉先生今年已经是五十五岁了,他服务尊孔中学为侨教鞠躬尽瘁已有二十二年了。

(二)

20100927062343911

刊登在1956.9.10《星洲日报》上的林连玉画像。

语云:“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假使读者诸君有一天大驾光临八打灵山尊孔中学,当你跟林先生相遇,你会不相信这个衣冠不整,不修边幅的“估俚头”,就是鼎鼎大名,驰誉中外的林连玉先生!

林先生瘦骨嶙峭,体重不足一百一十磅。记得一九五五年三月十四日x报XX轩主,曾以 其妙笔誉林连玉为瘦皮猴,至使报份一落二百份左右。他头发不梳如茅草,如要觐见钦差大臣或教育局长,他最多将毛发湿湿以权充场面。面皮乌俱,皱纹密布,一 口烟屎牙,不知者,会怀疑林先生是名符其实之“道友”也。

他喜穿白色衫衣,外披浅绿色或土黄色之大衣长裤,布料只求打限,耐穿,没有仿外国人之“吊颈”,也没结领花,年前多穿冯强平底胶鞋,活像一名胶园“甲把拉”,码头之“估俚头”。

一九五五年全球商展在中华游艺场举行。他为了要去晤见大人物,以他“估俚头”的相貌 去拜谒,门役一定拒他于千里门外,盖看门的盂加里,多数是眼睛生在额角上,因为他们是先敬罗衣后敬人的呀!他有感乎此,便趁逛游艺场之良机,向格新鞋庄购 得一对黑色皮鞋,价值叻币八元,是为大减价,喊冷货!自购得该双皮鞋后,摒弃平底胶鞋不穿,朝夕拖其那对乌黑胶底皮鞋出门塭食,抑或去觐见钦差大臣、教育 局长等大人物。

林连玉先生,他烟瘾很大,每天最少两三包。一些人说抽烟有些益处,可以增加“烟土披 里纯”。而林先生的烟屎牙,据我推测与他的烟瘾有关。尊孔中学余校长思庆抽烟则以手拿一罐三个五为主,但林连玉先生抽烟,则是专买便宜货电筒牌,可见林先 生“抽烟”之意不在烟,在乎过瘾而已!

记得有一次,上午十点半,适逢第三节下课休息时分,我到办公室找饶小园先生不遇,刚 好碰到林连玉,在咀嚼一角一件大似馒头的甜“罗帝”,没有搽“加影”,也没有抹牛油,左手一杯“六宝茶”,右手则拿面包囫囵“马干”。可见林连玉先生对于 “马干”是不大讲究,只求实际充饥,不希罕甜味可口。当时我看了他的“马干”,回想到我每天早上所享受的“双英斋”一盅两件,或是阿华田一杯,生熟蛋两 粒,烧油包一件,感觉到异常不安,惭愧得差点钻地洞,全身热辣辣,仿佛给毛毛虫爬过似的,歪着脸,许久说不出话来……

吃午餐的时候,你可以在三间庄对面“奇珍”粥档碰到他,吃粥送咸菜,间或他也常到柏 屏戏院后面—-榴裢巷—-跟三轮车工友结伴蹲在长木凳上吃经济饭、蕃薯粥……假如你是福建同乡人,他更会介绍你到大井角吃芋头饭,价廉物 美,每碗两角,林先生咸涩俭约由此可见!

有人说牛骨坚硬过猪骨,而我却说林连玉这块硬骨头,却比牛骨还要硬几分!

他的脚骨劲力相当好,每天早上他从马来甘榜骑着铁马,按时应卯上课。他那辆铁马,是一九五一年初中第廿五届毕业生,为表示对他尊敬,特地捐赠给他,车身黑色,高廿四寸,属“好久利”麦头,价值一百廿元。它就是林连玉先生脚骨代替品。

关于他的住所,堪可称为陋屋,位于马来甘榜Sunday Market, Raja Muda Musa惹兰罗也马打木虱门牌七号。全属亚答建筑,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更没有水门汀。若是大雨滂沱倾盆而下,泥泞路滑,由陋屋通至柏油马路的黄泥小 径,大有行不得也哥哥之慨。他住在那陋屋将近十年,却安之若素,毫无半点怨言。屋租本来是十二元,迨至今日屋租每月竟涨至十八元。就因为“陋屋”之故,他 不敢在陋屋招待任何客人,假使远地来客,让笔者先代为通知,最好先去尊孔中学或广肇会馆,保险找得着他。如果你死心眼按址造访,你一定尝闭门羹,扑一个大 空。先生这以坚忍意志克服环境艰难之伟大精神,更令吾辈敬佩靡极!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瘦)!”林连玉先生确实系不折不扣之嶙峭傲骨教育家。他 在尊孔中学执教廿二年如一日,始终站在他的岗位上,任劳任怨,毫无怨言。每周他要上课廿六节,月薪只有四百八十元左右,加上永春会馆所主办之桃源夜学部主 任职薪一百二十元,可见他每月收入只有区区六百元左右,他每月领薪之时,扣除自己家庭一切生活费用外,剩下的悉数汇寄回唐山,作为其子之教育费。当了几十 年教书匠,两袖清风,囊底萧涩。真可谓“依然故我囊如洗,赢得发斑鬓已皤”。

林先生清疏狂放与世无争。如果他是一位唯利是图的市侩,他现在不必再住亚答屋,当教 书匠了,近年来他因为敢言敢骂,名声显赫,远震遐迩。他尽可以翻箱倒箧把历年来所发表过的“大块文章”—-借中华中学国文主任许华先生语—-举凡 教育论文、小品、杂感等汇编成集,刊印面世,我敢“格连知”(Guarantee)包销,虽然《南洋商报》督印先生曾迭函奉恳,愿以重金购得版权,将林连 玉先生之著作,列为南洋丛书,编印专集发行,而林先生不为利诱,大摇其头,一万个不答应。他说:等到他的“声音”没有了,或是“注册证”被教育局吊销了, 他才要煮字为炊。也可以说“卖文渡日”是林连玉先生一条“后”路!事能知足心常惬,人到无求品自高。个中三昧,林先生业已领悟。正所谓:“卅年声价重儒 林,富贵何曾负此心”矣!

林先生自奉独约,不喜逛游艺场,更不嗜看电影。最嗜搓麻将。其性情孤介怪僻,与雪兰 莪福建会馆秘书邱腾芳先生,不相伯仲,又为同乡,故此林邱两人,情谊最笃;林先生每逢经济拮据,囊底萧涩,邱先生定必倾囊相助,以解其厄。    林先生召开四强紧急会议,阵地常假于谐街广肇会馆,其对手多为报界元老暨教育界知名之士,如王悦民、刘鸿略、房新民、黄谭顺、丁品松、盛崇、叶亚夫等。间 或有到中华百货商公会白相白相,或逸园公馆跟几位同乡玩四色牌子,同场作戏者有:陈喜启、陈松孝、陈枢、林有镜、陈云祯等。

(三)

上面已经将林先生生平轶事,例举略述,接着下去笔者要叙述他立功、立言、立德三大事。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六日,林连玉为吉隆坡教师公会第一届理事会任正秘书之职。

一九五0年起迄至今天共计六年,因为众望所归,蝉联正主席要职。

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廿五日正式成立全马教师公会联合会,林连玉、陈充恩、沈慕羽当选为主席团主席,即席选举首届理事,总会由各区轮值,首届总会设槟城。主席是为陈充恩。陈充恩遇狙被害,代替者为黎博文。

一九五二年因轮值制之故,怡保教师公会主席蔡任平为教总主席。

迄至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五年,三年来林先生拼着几根“硬骨头”,泽被侨教,黎庶颂声,更为世人所推重。如莹火之光,乃皓月之明。“威德巍巍,伊周不能及也!”

20100927062355116

1954年10月林连玉领导掀起反对改华、印校为英、巫校的运动后,获得联合邦钦差大臣麦基里莱的“青睐”,在尊孔与钦差大臣握手之影。

历任教总主席期间,曾以敢骂敢言百折不挠之精神,起来反对巴恩氏巫文报告书废除方言教育及国民学校教育政策,据理力争,雄辩骋辞,闭中肆外,愎谏违卜。曾把已下野之教育阁员多拉星甘,因他倒持干戈,授人以柄,被反驳得哑口无言。

亦曾在中华大会堂开欢迎南大校主陈六使大会上,当面指斥一群在立法会议签署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之代表,慷慨陈词,严词痛责,令得几位数典忘祖出卖侨教的败类,惭愧得差点儿钻地洞,面红耳赤,无地身容!

记得年前林连玉先生,这位有志之士,悯时疾俗,及伤侨教之存亡,不欲正言而托诗寄意。诗云:

瓢零作客滞南洲,时序浑忘春也秋,
幸有嶙峭傲骨在,更无暮色苞苴羞;
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头,
海外孤雏孤苦甚,欲凭只手挽狂流。

当时《南洋商报》主笔君复曾心影,在商余版上次林连玉先生原韵并序曰:

“马华教师总会主席林连玉氏领导马华教育界,奋起为华文教育争生存权利。鲁国书生,风裁峻整。予读其诗,心仪其人。穷攀屈宋,且卢愧王,率尔和章,以示仰止。

浮搓早岁客南洲,沧海杨尘二十秋,
地变长怜春草在,天荒似醉夕阳羞;
论坛我愧雕龙笔,射策君真着虎头,
噫气大风看木落,同袍与子击中流。”

诗词行间,流露大义凛然。正义磅礡,沛然若决江河,莫之能御。先生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决心,冀图挽狂流于未倒,其机动于挽救侨教,其效极乎博爱。大有“拂高天之云翳,仰日月之光辉,拯侨教于水火之中,措天下于衽席之上”之概。

追溯年来华侨教育,受到政府无理的教育法令所压制,打算蚕食侵吞侨教。而一般可耻的 小人,冀望“封官晋爵”,献媚旅进,伺隙投其尚,阴佐不平等之教育法令进行。“伏肘腋之间,而为心腹之大患!”好在“大智若愚”的林连玉先生,怀抱“与其 有誉于前,孰若无毁于其后,与其有乐于身,孰若无忧于其心”之决心,欲凭只手挽狂流!“托水乳之契,而藏钩距之深谋。”积极呼吁全马华人起来为侨教争存 亡!

“离贯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奉告执政诸公,中国文化五千年悠久历史,是不轻易让人消灭的。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祈请三思为要!

牛顿氏运动定律曰:“物体受力的作用所起的运动状态的变化,与物体本身的质量成反比例。……”藉为引证逻辑,便可知道:“巴恩教育报告书,国民学校教育政策。”万难行得通的!

当掀起热烈反抗消灭侨教运动浪潮间,钦差大臣闻悉Lim Lian Giok(林连玉)如雷贯耳之名声,特地拨冗光临参观八打灵山尊孔中学,趁机认一认“硬骨头”林连玉先生的庐山真面目。

语云:“尿泡虽大无斤两,秤铊虽小压千斤”,钦差大臣这才相信“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来量”这句话!

语云:“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林先生好尚讥诃,分别臧否?愎谏叱责,匡时救世。抱舍己为群之决心,置圄囹缧绁之厄而不顾。忠心耿耿,为了维护华侨教育,“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头”。大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慨!

且夫为人于世,“明哲”方能“保身”,既众醉矣,何必独醒?

“明”是明白,“哲”是哲理;哲理讲真假,辨美丑,分善恶。要能懂得,就应明白说出 做到,无所顾忌。但“明哲”之后加上“保身”两字,其重点则在此而不在彼。依照正统解释,明哲的目标,应以“保身”为第一义;真理的探讨,是非的争取,倒 在此次。但是林连玉先生“明哲”则不“保身”!他抱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之精神,他亲临荒波大海,去冒暴雨狂风。他不想安坐在避风的港口之内,听涛声 拍岸,或倚危楼看海燕惊飞。他奋不顾身地跑到十字街头去大声疾呼!做一个实践的反抗者!

文天祥曰:“孔曰成仁,盂曰取义,惟其义尽,是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今日的林连玉先生确已尽了他做人的义务,可以说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焉!

如果耶稣在今日复活,眼见应救应做的事,比往时要多到千千万倍,他若有心救人,必会自求长生,永为救主。我谨以微意,同样祝福我们的“侨教”救星林连玉先生!

注:

1. 本文原载1955或1956年新加坡《夜灯报》。作者曾是林连玉在尊孔的学生,经林先生介绍进雪兰莪福建会馆(邱腾芳手下)当书记,半工半读。1957年后,先后在《星槟日报》和《通报)当编辑。

2.本文在《夜灯报》发表时,分六次连载刊完,并五分章节。现为阅读方便,分一,二、三几个段落。

3.“七月六日”为阴历,合阳历八月十九日。

 

本文后收录于教总秘书处编《族魂林连玉》(2001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51——63。电子档取自《木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