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严正促请郑福成撤销校地主权诉讼

 

“严正促请郑福成撤销校地主权诉讼”

林连玉基金今日发布文告,严正促请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长丹斯里郑福成即刻撤销尊孔国中欲争夺尊孔独中校地的诉讼。该基金坚决认为,无论是从情、理或法的角度考量,还是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来看,尊孔校园现有的2.3英亩校地毫无争议地乃属于尊孔独中所有;而郑氏此项诉讼,难免让人怀疑此中是否别有意图?有鉴于此,该基金吁请全国华团及广大华社民众密切关注事态之发展,并在必要时给予尊孔独中大力的支援。

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指出,尊孔校园出现独中与国中长期并存的尴尬格局,乃是马来亚立国初期当局强行实施欲消灭华文中学的1961年教育法令之“政治产物”。当时兼任尊孔副校长的教总主席林连玉先生,毅然领导华社为反对华文中学改制,而在1961年8月被褫夺公民权及吊销教师证的悲壮事迹,至今仍是广大华社民众心中难以平复的伤痛。在威迫利诱下,尊孔中学董事会最终在1962年接受改制的同时,也获准开办独立中学以延续华文中等教育的使命。当时,独中与国中的关系可说是势不两立的。

吴氏指出,尊孔国中董事会的首批15名成员乃是尊孔中学董事会于1962年12月10日由曹尧煇主席主持的董事会议上推选出来的;而尊孔国中的章程也是尊孔中学董事会拟定的。再者,尊孔“独立中学”的称呼乃是政府为了与尊孔国中有所区别而强加于尊孔中学的。因此若论资排辈,尊孔国中应算是尊孔独中的别子了。

吴氏进一步指出,尊孔学校地契明确志明属于尊孔独中是不容争议的事实,而教育部于上世纪60年代初与尊孔中学董事会处理有关尊孔改制的来往函件中,也毫不含糊地承认尊孔独中是尊孔校地的唯一拥有者。吴氏透露,有关尊孔国中迁校一事,早在1965年国中董事会即已应独中董事会之要求而向政府申请拨地迁校,可惜最终没有实现。这项事实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尊孔校地并不属于尊孔国中。“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50多年前即已向政府申请拨地迁校的尊孔国中,今天突然不再提迁校,反而提出要更换校地信托人,以平分尊孔校地的荒唐要求。”

在涉及国民型中学迁校的课题上,吴建成表示,早在1990年全国大选前夕,马华就曾应允协助三所国中迁校,即大山脚日新国中、巴生中华国中及吉隆坡尊孔国中。20余年后的今天,经迁校后的大山脚日新国中与巴生中华国中,学生大量增加,校务经已取得长足的进步;而留在原校址发展的两所独中,亦因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而欣欣向荣。反观尊孔国中,尽管有多次的迁校良机,却以各种难于令人信服的理由迟迟不肯搬迁;而今甚至搞了一出与尊孔独中争夺校地的法律诉讼闹剧。其中动机,的确耐人寻味。

吴氏认为,当前国内外形势对华文教育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中美在南海与东海紧张关系的消弭,以及马中两国在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框架下所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皆为我国华教运动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而经过一段时期内部纷争的华教队伍,近来也开始整合力量,重新团结。一个涵盖华小、独中、国中、华文大专院校,以及各个文教团体的华教联合阵线正在形成,而一个同情、支持华教运动的公民社会运动也在日益壮大中。吴氏指出,在新的形势下,独中与国中已从历史上势不两立的竞争对手,演化成为当前可以合作、也必须合作、互助互补的战略伙伴。配合着全国普选的即将到来,尊孔两校董事会应该坐下来共同协商有利于两校合作发展的方案,特别是如何促成尊孔国中的早日建校及迁校,而不是另生枝节闹不和,开历史倒车。

最后,吴建成吁请尊孔国中董事长郑福成,认清形势,正本清源,撤销其对尊孔独中有关“恢复”两名所谓国中董事产业信托人的诉讼,以及其对尊孔独中董事长黄位寅的起诉;与此同时主动与尊孔独中董事会协商,如何促成尊孔国中早日迁校之大计。

(11/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