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两个阵线制度与马来西亚民主

前言

全国华团民权委员会倡议“两党制”,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 ,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意见相当分歧。为了不和西方“两党制”的概念相混,还是以两个阵线的提法(即国阵为一方,反对党阵线为另一方)更为恰当,而且它必须是在我国民主的具体环境下力以探讨,才不至於脱离现实。

倡议两个阵线的目的

全国华团民权委员会所倡议的两个阵线的概念,目的是为了促使我国的民主制度更加健全地发展。因为只有当形成两个足以互相取代的阵线时,当权的一方,才会表现得比现在更加民主,更加开明,人民的意愿才会更加受到尊重。

无可否认,近30年来,联盟/国阵的政治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而它在实质上则是巫统的一党专政。这种现象,使到我国出现两个相对的政治神话,即(1 )巫统(马来人)的政权是不容挑战的;(2)不论你喜欢不喜欢,国阵是唯一有能力在我国执政的政治力量。这两项政治现实或神话,使我国的民主失去了真使各反对党沦为不足轻重的小配角。

近年来,国家政治权力高度集中到少数巫统领袖的现象,使到滥用权力的事件不断发生,造成了许多危害国家与人民的丑闻,使国家陷人严重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危机。

由此可见,两个阵线概念的提出,对我国的政治现实来说是具有健全我国民主制度,解救我国严重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危机的现实意义,虽然它是“知易行难”,但一切负责任的政党集团与民主人士都应为这个方案–即使是长远的月标,尽一份力量,而不是冷嘲热讽,深陷於国阵,特别是巫统专制政治的死胡同里。

两个阵线概念越来越得到广泛的支持

我国着名政论家陈志勤医生、拿督苏比,及前首相敦胡申翁都在不同程度上支持两个阵线的概念,他们在这方面的观点可以代表我国广大的民主与开明人士的看法。陈志勤医生在7月2日“无畏无私”专栏中指出:

“在贪污、贫穷、专制改革、文化交流等问题上,反对党大部份意见一致,我完全同意反对党之间存在着分歧,但是有了分歧又能一致,已是打胜了半场的战争。重要的是,反对党必须同意在来届大选中在大部份选区–要不就全部选区–直接和国阵对垒。如果反对党能够做到这点,我有信心他们会形成一股不但叫国阵吃惊,也使反对党本身惊奇的抗衡执政党的浪潮。

即使反对党推翻不了国阵,它将成为执政党的替代势力,和过去失去控制的胜利比起来,这事本身就是一项伟大的成就。”

拿督苏比在6月30日“有话直说”专栏中给两个阵线概念更高的评价,他说:“倘若一个团结的反对党联合阵线能够成立也许可以称为人民团结阵线。

无可否认的,这个团结阵线将是代表着各民族和宗教信仰,而且应该是一个可以真正代表马来西亚各民族及各阶层人士的一个政党。

这种情形一旦发生,将会使我国成为民主的模范。种族趋向两极化和可能发生骚乱的疑虑可一扫而空。

最理想的发展应该是这个国家能够出现两个势均力敌而且代表各民族和宗教的政体。这种发展一旦产生,人民便可受惠,因为不论在朝在野,两个政党都会倾全力以赴,为人民提供最佳的服务,以期在每5年的大选中上台执政。”

前首相敦胡申翁虽然表达得比较婉转,但他的意思也是十分清楚的,他在6月7日直言道:“为了人民的长远利益,国家权利的均衡是重要的,因为,过度赋予权力,将使执政者冲昏了头脑。一个政府必须在权力的均衡上受到钳制,不然,它将不会听取或尊重人民的意见和感受。”

各政党的反应

由於反对党阵线是为了有效地抗衡,甚至最终取代国阵,国阵大力反对是必然的。其中马华公会会长陈群川在6月30日一项政治研讨会上的意见,颇具代表性,他说:“在我国现有社会制度下,两党制是行不通的,同时在目前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取代国阵领导我国。

这样造成在国阵政府中,一个非常强盛的马来政党和一个脆弱的华人政党,这种强烈的势力悬殊,最终势必造成华人在政府的代表权日渐式微。”

这番话其实一点也不新鲜,不外是国阵是唯一能够在我国执政的政党,而马华永远只能依附於巫统的老调,人们要问:为什么如果反对党强大起来,只有马华会受害,而巫统就不会呢?

在反对党方面,原则上各政党都赞成反对党阵线,不过要如何合作以及怎样来处理彼此的思想分歧,则须看各政党是否能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依归,放弃个人恩怨,求同存异来达致某种协议。

民行党秘书林吉祥6月2日在美里表示:“对行动党来说,我们原则上准备组织反党阵线,不过该联合阵线应该包括国内两个主要反对党,即是回教党与民主行动党。组织反对党联合阵线的最主要障碍是回教党欲成立回教国以及华社谘询委员会的设立。”

人社党在它的竞选宣言宣称:“人民必须起来反对舞弊、贪污、滥用权力及国阵政府的种种不利国家和人民的政策。本届大选应让人民有机会表达他们的不满。人民需要一个勇敢、有建设性和负责任的反对阵线在国会与州议会里反对各种不利人民的法令和政策,并且在议会里提出人民的要求。”

社民党秘书长范俊登甚至说:“如果我是组成反对党联合阵线的一个障碍,为了反党的团结我准备退出政坛,以助於达到一个包括所有反对党在内的联合阵线。”

关键在回教党

回教党的崛起及它要实现回教国的斗争目标是这届大选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各方面的努力下,回教党一度并不太坚持实现回教国作为短期目标,这从她的副主席Ustaz Nakhaie 6月18日在星报的一段话可以看出:“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回教国,但在目前,延续现行的世俗制度,在一段期间内进行改革已经很足够了。”

可是,到了7月2日,该党主席Haji Yusuf  Rawa提出组织反对党阵线的两项原则,使问题趋向复杂化,即:

(1)尊重回教党所坚持的为建立回教国而斗争的概念及她的初步实践,即巩固政权及社会中的各项公平的基础;
(2)承认回教的领导作为我国政治稳定的基石,以及为了实现各党之间长期的谅解,接受回教党领导反对党阵线。回教党最近态度的趋向强硬,使一度出现的曙光,有可能被遮盖的危险。

在我国政治形势的要求及各界人士的殷勤下,一个强大的反对阵线是否有希望成立呢?根据最近几天报章的报导,局势的发展看来还有乐观的一面。

结语

综合以上所述,可以达到以下几点结论:

(1 )全国华团民权委员会议两个阵线的概念是为了打破国会特别是巫统的政治垄断,促进我国的民主制度更 加健全的发展。
(2)两个阵线的概念经过解释与宣传后,已经愈来愈多受到我国各界民主与开明人士的支持;
(3)各反对党虽然在思想上有所分歧,但基本上都支持两个阵线的概念;
(4)关键问题在於回教党是否具有远见,是否把回教国的概念当作本身长远的目标,不坚持要其他政党接受作为组织反对党联合阵线的先决条件;
(5)我国民主制度的前途决定於国阵的政治垅断能不能被打破,作为开始,如果各反对党能结成阵线,达到某种选举协定,让人民有所选择,那将会对我国民主制度的发展,产生极为重大和深远的影响。

本文是林晃昇担任全国华团民权委员会署理主席时,在1986年7月10日“全国华团联合宣言与民权研讨会”发表的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