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7年华教节特辑】省思华教组织前路

我国华教的诸多问题之根源是教育政策朝单元之目標及民族国家思维定势,包括难以调和或相互竞爭的民族主义。一方是国家民族主义,另一方是少数族群民族主义。宗教因素更令教育问题复杂化。超越狭隘民族情绪,拥抱建国多元根基,培养「国民共同体」责任意识可说任重道远。

华教面对的挑战离不开內部及外部两大方面,前路当然绝不平坦。內部挑战涉及实务性工作,包括教改、师资培训、经费、蓝图与实施、领袖素质、策略研究,以及华教工作群体培训等工作。外部挑战则涉及华教核心组织及华教联盟之任务,包括联合国內基层组织及党团之策略问题,加强与友族组织沟通结盟之问题。我国好几个华团领导机构各有策略研究单位(正式或非正式),就华教问题而言,华社有没有共商华教策略的核心组织和机制?

华社以董总及教总分別作为独中及华小教育的华教核心机构,但广义的华教组织可以包括更多华团领导机构,如华总、中总、七大乡团、姓氏总联会、校友联、留台联总、南大校友会、文化教育组织等,而所处理之事情也不限于华小和独中问题。华教核心组织或扩大的华教联席会议的任务包括提出论述,及时发声及谋求扩大之联合行动,爭取华小、独中、国民型中学、华文大专的权益,包括增建学校、公平拔款、承认文凭、培养师资等各方面。

华教不可能脱离政治,很多华团,包括教育团体,都曾于1981年申请成为政治性团体,以便行使国民义务,提出关乎会员利益和涉及相关领域之论述。过去六十年,华教核心组织在各歷史阶段提出了怎样的论述?董教总联合各主要华团今后能否发挥华教核心组织之功能?华团策略研究提供了怎样的协助?

教育政策不够开放

由于教育政策不够开放,我国错失了成为本区域中文学习与研究中心的时机,为国家赚取巨额外匯的优势也擦肩而过。目前国內的歷史教育、普世价值教育及多元文化教育都出现偏差现象,这也是华教组织与各族教育组织谋求合作交流与共同行动的领域。国家独立60週年的今天,我们仍在国民与种族问题上纠缠不清,这对「国运昌隆」之愿景是一大讽刺。

隨著中文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华教组织应善用结盟策略,调动基层网络力量,通过各种管道,建立共识,表达在华教方面的论述与诉求,充分发挥华教组织的话语权作用,才不辜负华社之期望。

 

刊载于《东方日报》(13/12/2017),作者:刘崇汉,文史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