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7年华教节特辑】华教作为一种知识简述

今年有幸与林连玉基金合作,笔者参与了「霹雳独中復兴运动访谈计划」,欲乘此机会,將一种对大马华教的想像,草擬成篇。

无论我们要探討独中的教育改革,又或华教发展诸议题,我们总要面对一种知识的叩问:我们到底要如何认识大马的华文教育?

对笔者而言,大马华教內在的三个环节为:华教意识、华教工作者和华教受益者。以下,笔者尝试简述三个环节的链接与意义。

所有流传中的华教敘述,都是华教思想、意识的具体体现。大马华教之所以可以成为一个我国独立的公领域,是源自于其精神层面,有华教思想作为思考的论域,再构成领导华教发展的纲领。具体喻之,华教意识是引领华教的「头脑」,是华教得以不断推展的精神泉源。故华教意识务必为华教工作者所接受、传承、探討、论辩与传播。

难领会华教意识

华教最核心的根本问题,莫过于不断的釐清其自身的疆域与內涵,我们要不间断的追问:华教到底是什么?所以无论要谈独中教改或未来发展,绝不能自外于华教意识来谈。正因为华教意识是推动华教发展的活水源头,它必须最大可能的保持其开放性与鲜活度。

反之,僵化的华教意识,很容易构成一种教条化、负面的「华教意识形態」,此亦为华教工作者所慎防。长期以来,华教意识比较难贯彻到华教受益者(家长与学生),华教受益者无法领受华教意识,很容易成为独中教改的阻力。

华教工作者(以董事、校长、教职员为主)是展现华教服务的前线人员,他们是华教成就的推手,亦担负了大部分的甘苦。

隨著华教的日益茁壮,华教工作者必须提供更加完满的教育服务。虽然,教育的本质绝非功利性的服务与营销,但在现实中华教工作者却难免于此。

教育的功利倾向

显然,华教工作者的难处在于:如何在维繫华教传统与有效达成服务之间取得平衡。华教工作者是站在第一线为华教竞爭的战士,若无法持续提供高素质的服务,华教的事业隨即直下。

如果华教没有了受益者,华教就没有了意义。华教受益者有一种自然的困境,家庭是一种私领域;在伦理上,家长对于孩子的爱,天生就是自私的。正因为家庭內部的爱是自私的,华裔家长在孩子教育上的功利倾向是可以理解的。

承上,华教工作者一方面务必秉持华教的传统,在向华教受益者传播华教意识的同时,其所提供的教育服务亦需具有功利上的竞爭性。

近来,笔者在从事华教的知识工作时,总是从这三个內在环节链接的相互关係来回思量。我们要谈独中教改与华教发展的问题,是否能够以此作为思考的基础呢?

 

刊载于《东方日报》(14/12/2017),作者:关启匡,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研究所博士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