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7年华教节特辑】公平义务与因材施教

自1970年代末,英美两国带头搞了新自由主义经济与政府改革以来,改革已成了一股潮流,其他领域如教育,也免不了受到波及,而教育改革的一个主调,则是教育的產业化,即教育也是注重效率与效益,而不再是只注重学术与政府拨款。从好处而言,它促进了教育的多元发展。从坏处而言,它也使得教育更趋向功利化,甚至是趋富弃贫的商业化效应。

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大马也在1990年代放宽了对教育的限制,特別是高等教育,使民办高等教育也兴旺发达起来。就大马而言,我想,大马的教育改革应朝2个大方向发展,一是公平的义务教育,另一个是因材施教的多元智能教育。

教育倾向独尊一语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大马一贯以来,颇注重教育,如教育拨款可佔到国內生產总值6.3%,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只是弔诡的是,虽然大马的小学入学率可达到100%,可中学入学率则偏低,只有约71%,比泰国的86%、中国的96%、印尼的82%还低!这是个耐人深思的现象,作为一个中高收入国,中学入学率竟然低过一些中低收入国,可说是个异常现象,也对国家的发展前景不利。

本来大马是个实践12年义务教育的国家,这是不错的义务教育政策,可问题是,何以中学入学率偏低?原因当然是多重的,只是教育过度政治化,或带有过多的功利主义,应是主因之一。自1950年代以来,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便带有一个要使母语语文教育最终退出歷史舞台的最终目標,且教育內容有独尊一族、一语、一教的倾向。

其结果之一便是,逼使部分的人,失去了12年义务教育的机会。如华校生在念完小学之后,便有约10%进入独中,20%进度国民型华文中学,以及70%进入国民学校。印裔则只有小学,而没有泰米尔文的中学。对于那些马来语又不佳,或家境困苦的家庭而言,中学义务教育变成了空话,也成为了政治化功利教育的牺牲品。

眾皆知,教育特別是义务教育,是生活与人生的通行证,少了这个通行证,往后的生活与人生,便多了许多障碍,进而也可能增多了犯罪率与国家发展的升级目標,显见坚持一个国家,一种语文的教育政策,或是把国民学校列为首选目標的政策,是种不顾后果的执念。

顺应个人天赋发展

中学入学率偏低的另一个现象是,近年来大马年轻人失业率偏高,这是一个引人瞩目的现象。民间私人界常抱怨找不到人才,甚至是找不到员工。这个弔诡的现象,起因于大多人特別是年轻人的就业观起了变化,如不愿从事骯脏、危险、粗重的工作(除非薪资非常高)。

可这些年轻人又缺乏市场需要与实用的知识与技能,从而形成了一个错配的缺口,显示大马的教育与培训政策与国家发展零脱节。

以多元稟赋的角度来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天赋,並不是每个人均適合接受单一的学术性教育。有些人虽然语文或数理不好,却可能在別的方面有很好的天赋,如动手动脚製造东西。

因此,教育便应本著有教无类的原则去因才施教,也可让教育与培训与国家发展阶段相配合。总的来说,小学与初中这有9年教育,应该是非功利的,应把重点放在培养学生基本的德、智、体、群、美,进入高中后,则应依个人天赋朝实用方向发展,如在德国与瑞士,有约70%的高中生,是进入技职学校而非普通高中。其结果是,德国与瑞士的人一般多有一技之长。不但失业率低,生活水平与文化水平也高,可说一举多得。

又之,大马人过度偏向非技职的教育,殊不知发达国,有一技之长的技术人员,才是相对高收入的稳定就业人口。实则,当前的大马也是如此,可一般家长与人民,在观念上依然没有重视技职教育,並把这观念障碍去掉。有道是观念即命运,不但国家得迷途知返,平等对待多源流教育,人民也应与时並进地革新其教育与就业观念。职业是无贵贱之分,只有正当合法与不正当非法之分。

 

刊载于《东方日报》(10/12/2017),作者:孙和声,知名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