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7年华教节特辑】人应是教育的目的

教育简单来说,就是人的培养。但现在的教育体系,却往往忽略了人的存在,以致去人性化。

究其原因,有內部的因素,也有外部的因素。內部因素有很多,其中一个普遍的因素,我们称之为「目標错置」(Displacement of goals)。其意是指法规本是组织为了达成目標的工具,结果却因过于重视法规,导致工作人员把严守法规当成是目標,而不是把办好事情当成目標。这在官僚体系中是一种普遍的现象,甚至可说是结构中的一部份,无法避免。所以,法规越订越多,问题就越趋严重。

自由空间受挤缩

国家教育行政体系本身就是官僚体系,这种目標错置的现象自然也比比皆是。一般本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过往,所谓天高皇帝远,校长、教师及学生还有自由的空间,有心人还能在这样自由的空间中推行符合人性化的教育。但自从ISO及KPI盛行,加上信息化,中央对学校的管制力越来越强,这种自由的空间就受到极大的挤缩。

理论上,目標错置如果是不可避免的现象,那改革的方向就是削减繁文縟节,减少对教师和学生的干忧。但我国教改的措施反而是增加了更多的繁文縟节,以致教育过程中去人性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比如校本评估,本应配合校本管理,让学校及教师有更大的自主权,这样子才能充分发挥校本评估原本的用意,帮助教师更好地教学及学生更好地学习。但我国推行校本评估过程,仍然维持中央集权的方式,心態上仍然不信任教师,也不信任校长,因此,制订更多的规则,层层监管,层层上报,导致教师疲惫不堪,学生也不知所以的配合地「抄」標准答案,大失校本评估的原意。

功利性的思维

至于外部因素,可以概括为功利性的思维。比如小学的作业负担,不需要有什么教育专业知识,凭常识就知道这是违背教育的不正常现象。可是多年下来,一筹莫展,反而变本加厉。好不容易教育部下令每科只限一本课外作业,本以为就算不能彻底决问题,也至少能减轻学生的负担;结果,出版商把三本作业薄合併成一本,以符合通令文字上的要求,以致实际上数量减了,总重量却不变。当教育成为一门生意时,与教育相关的各方人士中,有多少人还把学生放在心上呢?

內部的官僚化,外部的功利化,导致教育过程日趋去人性化,离本来的目的越来越远。所谓积重难返,今天如要解决这两大问题,不是易事,更不是完全在教育体系內可以解决的。官僚化是国家行政机构的通病,解决之道是权力下放,这需要联邦政府大刀阔斧地对组织结构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功利化本质是社会问题,各方利益盘根错结,政府不正视、不介入,难以期望会有根本性的解决。

不过,我国毕竟还是民主体制的国家,所谓什么样的人民就会选出什么样的政府。如果我们对政府的期望只是拨款又拨款,那就算有足够的压力迫使政府要有所作为,政府也只是拨款又拨款。所以,人民的觉醒,特別是家长,是解决问题,让教育回到正轨上的关键中的关键。

 

刊载于《东方日报》(27/11/2017),作者:黄集初,教育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