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6年华教节特辑】多元的精彩化解种族矛盾 / 陈锦松

儘管建国60年,马来西亚种族问题的困扰与纠结,没有缓解,更显加剧。

肤色问题,是世界人种之间难以改变的刻板印象。新加坡面对以华人为主的国家,也知道种族问题虽然不紧张,但一到选举时,华人与其他种族竞爭,非华族取胜的机会「渺茫」,因此新加坡政府不得不採取「集选区制度」,以保障少数民族有机会通过候选人集体捆绑的方式进入国会。

目前,新加坡民选总统也面对同样的挑战,如果以公平的一人一票制进行投票,马来民族、印度民族与华族平等竞爭將很难有机会出任总统,因此新加坡政府准备改变总统选举的「游戏规则」,以指定种族的选项来確保下一任新加坡总统可以让马来人出任,严格来说,这显然违反了「选贤与能」与票选的意义。

1964年,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的纪念碑前,发表了他的伟大演说《我有个梦想》。其中一段讲到:「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將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顏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標准的国家里。」问题在多元种族的国家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马来西亚种族的爭议不断,60年来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政府化解种族矛盾不但努力不足,而且还有意图刻意扩大,目的只为政治服务。

政客非常清楚,挑起马来西亚的种族问题可以轻易的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净选盟的集聚可以被转化为是「华人的起义」,目的就是要激起「马来人的反击」。

单元与多元的对立

首相纳吉2009年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曾经红红火火的推动,当初的构思就是期望在多元种族的大马社会培养团结的精神,促进马来西亚的稳定与和平。「国民团结」、「民族融合」、「马来西亚民族」及「一个马来西亚」等口號经常被提及,但经过8年的歷程,种族问题依然严重,使得最近的选区划分更加严重的以种族人口的结构来区分,强化了种族的选举取向。

「单元化的团结」还是「多元化的团结」是马来西亚当前的困惑,「主张单元化」的马来人甚至认为今天教育的多元化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各个民族在不同的校园生活,造成观念与思维的隔阂,华小的存在事实上妨碍了马来西亚团结的议程。

「主张多元化」的华人认为,团结的基础无关一种语文、一种语言,更重要的是各族的互相包容与接受,而语文教育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求取知识、提高国民素质、促进民生和提升国力。

这个爭论不会停止,语言是民族的灵魂,毕竟一个民族「要求」或「强制」另一个民族放弃其文化的根源,特別是语言文化,必然会遭遇「反击」。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歷史一再的证明华人捍卫语言文化的不屈不挠。

林连玉会被冠以「族魂」,其代表的是一种「符號」,更是一种「精神」,也是一部充满血泪与坎坷的华教歷史。

「单元」与「多元」的衝突,是民族本位站在「对立面」而不是「同理心」去理解,没有换位思考双方,必然「敌意」就会取代「善意」,马来西亚需要更多跨族群的民间交流,才可能避免掉入被政治人物设定的议程中,而落入族群之间「偏执、无知、刻板、妒忌、仇恨」的泥沼中。

各族应该坚信:肤色与种族的差异所创造的多元其实正是马来西亚多元的精彩。

刊载于《东方日报》(16/12/2016),作者:陈锦松,教育工作者、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