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6年华教节特辑】华教被恩庇政治驯化? / 廖珮雯

柔佛华社近年来的华教发展成果丰硕,先是延续宽柔学村的南方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之后宽柔中学第二分校也正式获得批文。两间院校都坐落在新山,可说是新山华社在华教方面努力的成果,可谓全国华教的一项重要里程碑。

不过,南方大学学院和宽柔中学虽然在马来西亚教育体制的重重限制下,突破难关,分别升格大学和开设第二分校,但今年都不约而同在学校重大决策上,出现引人诟病的事由。

首先,南方学院前副校长何启良不被续约,而揭露校内种种弊端;接着,宽柔中学新山校本部为建设大楼而引起社会大众反弹,继而多次召开特大会议。

另外,关丹独中创校在505大选之前,政府和华社互动促成关中成立,虽说对当地华裔子弟是一项喜讯,但政府派糖果买选票的意图明显,採用双轨制也显示华社对政府表现一定的妥协,当初华文独立中学原有的“独立性”并不显着。

华团纠结于协商成果

姑且不论个别华教事件的是与非,从这些事件共同反映出与华教先贤林连玉先生理念渐行渐远的状况:一、以协商主义为主的恩庇政治当道;二、逐渐背离当初华教与广大华社的密切关係。

林连玉在争取华教运动中,所秉持的理念是“平等”原则。这个概念来自于民主社会各民族权利与义务平等,母语教育也应平等视之,继而在教育政策上平等对待各族。

然而,林连玉的理念在超过半世纪的华教斗争中,华社华团领袖多纠结于该地区华社与政府协商的成果,而非以政策平等为终极目标来努力。

因此,在强调成果论下,华文报集中报导政府又分派了多少糖果。新闻论点多是:经过哪些华社领袖的努力协商下,终于获得政府某高官的恩准,使华社获得一间分校、建设独中、升格大学等消息。

可悲的是,这些好消息,只能属于某些特定地区华社的华教喜事,却无法成为全体华教划时代的新平等教育政策。

制定驯化华教潜规则

这显示华教糖果侷限于某些地区,助长地域性恩庇政治大行其道,同时也藉机让其他地区的华教领袖了解,欲获得这些丰硕成果,势必要加入恩庇政治的游戏规则,否则很难使华教发展往前迈进。

诸如此类的隐藏性讯息,可製造华教领域与政府之间的潜规则。而这些潜规则是由当局制定,要华教糖果就要乖乖遵守。这使当局进一步掌控华教发展,控制华教领袖思维模式,传播当局意识形态,达到驯化华教的良好效果。

由此可见,这些看似华教发展的成果,实则是民主发展往后倒退的结果。按照林连玉的民主平等教育理念,原本理应争取平等华教权益,却连教育领域也败倒在协商主义的恩庇政治上,任由当局以各种形式的糖果骑劫,随意控制听话或不听话的华社领袖,以儆效尤。

换句话说,获取丰硕成果的某些地区华社,是最听话的一群,于是获得政府分派一些糖果来奖励。但是,在整体华教斗争的成果上,却毫无建树,尤其在以平等为原则的教育政策方面。

华教组织缺内外制衡

此外,这些华教事件反映与华社群众不再密切的情况。根据华教发展的历史,一所所华文小学、中学、学院、大学,都是经过风风火火的华社群众运动,努力筹款集资建成,各地华社可说都为民族的教育大业付出良多。

这些由华社集体建设的华校,按照民主实践,理应通过华文报传达透明的治校情况,让大众共同监督属于华社共同资产的教育事业。

但是,经过独立半世纪多的发展,华校与华社的密切关係不复存在。尤其在宽柔学校事件上,多次发生校方与校友、广大华社意见不合的桉例,社会甚至发出“绝对不捐”的呼声,以抵制校方没有民意基础的校舍建设决策。

南方大学学院在2013年505大选前,校方将政治带入校园,也引起社会诸多不满声浪,甚至引起学生会抗议。

这些事例都反映华教校方在治学上出现问题,而得不到社会大众的严格监督,华文报作为传声筒,也只扮演好替校方传达的单向角色,没有做到替社会大众监督校方的看门狗角色,有违新闻学理念和原则。

教育已沦为利益算计

“恩庇政治”和“与华社走远”的华教现况,反映的是以成果和利益导向为目标的斗争形式,而非强调民主平等的原则理念。

此外,这也反映在盘根错节的各方势力盘据地方,政经利益与教育领域相互交错挂勾。华教不再只是关乎民族大业的教育平等问题,而是政经利益分配算计的实际问题。

 

刊载于《当今大马》(16/12/2016),作者:廖珮雯,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