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6年华教节特辑】〈检讨我自己〉的意义 / 陈良

大约两年多前,林连玉的养女婿朱治和先生,给纪念馆送来了一些林连玉生前的遗物。其中一份五页的手稿,竟是林公于去世前数年的自述文字,真是令人意外的惊喜。

据朱先生说,晚年的林连玉喜欢隨手在报纸或纸张上涂写,但大多被家人当作废纸扔掉。所幸这份手稿及时为他所发现,慎重地收藏起来。三十年的今天能够重见天日,可说是极为庆幸,这不得不感谢朱先生的用心与细心,並毫无私心地將之公诸于世。

这份標题为〈检討我自己〉的珍贵手稿,志期于1981年12月,蓝色原子笔直书,密密麻麻的填满了近五页的文字。当中所述的,是林连玉对于五十年代投身于华教事业与社会运动的一些回顾。

生前已有腹稿

1981年12月,是林先生离世的前四年;题目〈检討〉,则是谦词。易言之,这一份手稿,是晚年林连玉给自身做最后总结与歷史定位的夫子自道,其意义自是非同小可。

大家当然都知道林连玉是重要的歷史人物,谈华教歷史绝不能绕过他。然而,除了向来叫惯了的「华教斗士」「族魂」之外,林连玉在歷史长河里应该具有怎样的位置,这点相信很多人並不很清楚;对此,林连玉生前已有腹稿,他在手稿里表明了对于社会上赋予他「文化斗士」等美誉的不满,认为这些泛泛赞语並不足以真正地「彻底认识我所努力的价值」。

那林连玉生前努力的价值何在?他留给了后人怎么样的遗產?又该佔据怎样的歷史地位?据手稿里的自述,共列有四大点。第一点:「我是挽救马来亚华文教育免于被消灭的人」。这话说得鏗鏘有力,却一点也不过分,早已成为公论。然而当中的种种曲折及利害所在,却很难为局外人所道也。手稿抉其关键骨眼,发其苦心隱情,欲让人深晓此事此义的重大深远。

巧的是三年后(1984),曾任华校副总视学的钟敏璋也特撰文指出,华教能不被消灭,不能忘记林连玉的功劳。钟氏深諳时代內情,这评语恰恰印证了林先生的自我评价;当时林连玉也回应了钟氏的讚许,他说:「马来西亚到今天还有华教继续存在,不要忘记华校教总的功劳!」然则林先生不就是当年那个创建与领导教总的灵魂人物么!

不幸以失败告终

林连玉的第二点自我评价,「我是第一个华人在海外爭取华文列为官方语文的人」。这是当年华教运动重要的一环,不幸却以失败告终。林连玉晚年还特为高高標举,显然有其重大的歷史意义,也是千载关键之所繫。手稿形容此事在当时「有如一颗原子弹,不但轰动了整个马来亚,也轰动到国际」。他列举了十件受到此事件影响的国內外大事,这倒是学界较少注意到的关联。一介书生之提案,竟然推动了时代的巨轮,壮哉!揆诸未来,全球华语日盛,其潜德幽光,必將闇然而日彰。

最后的两点,林连玉並不说是什么「贡献」,而是「自认有先见之明的事」,一是教育问题,二是公民权的问题。然而自后人视之,同样也是了不起的贡献,尤其是公民权的问题。林连玉为什么会奋不顾身投入华教运动,为什么能领导群伦以抗权势,就因为他那凛然不可辱的人格,以及他那洞悉先机的睿智。

从这篇手稿来看,二战结束英殖民返马后的一些政策与谈话,显然是促使他断土的重要因素。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决定留下来为族群教育爭取权益;但他也清楚明白,须以堂堂正正的身份来抗衡与爭取,所以他1951年就入籍本邦,成为华裔的先行者。他四处推广马来亚意识、劝导华人效忠本土、修撰本土化教材,尤其是1956年以发起全国民间组织,召开轰动一时的「马来亚华团爭取公民权大会」,促成了两年后近一百万华人转成马来亚国民。这件事日后无论怎么去评价,都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伟大运动,必將光耀史册——但是在这篇晚年的自我评价中,却只是轻描淡写的最后一点,仅说成是他的先见之明,而把功劳归诸于群体大眾。

林连玉曾自言受梁启超的影响。晚年梁氏曾著《清代学术概论》,在总结晚清思潮时,他將自己置于歷史情境中,客观评论自身的地位,其文直而事核,名实相符,毫无自擂。读林连玉此手稿,也能感受这样的傲然自信,不虚美不做作,坦荡荡恰如其分。1961年被褫夺公民权时,林连玉援引梁启超的「十年以后当思我」来自许,也给当局与后人留下了预言。

保住了文化命脉

林连玉遭受到政治迫害,诚然是不幸的。但是作为歷史人物,能在晚年留下自我评价的遗言,却又是幸运的。这份〈检討我自己〉的发现,给我们提示了六七十年前那场运动的意义,也提醒了后人不应忘记前辈们所努力所牺牲的价值所在。

总结林连玉的自我评估,四大点的价值所在,其实也只是两件事。一是保住了华校生机,进而保住了文化命脉;一是为百万华人爭取到公民权的契机,奠定了国民身份的尊严。此两者意义重大,关係一族之文化尊严与政治人格,涵化为日后马来西亚华人的独有精神与特质,也奠定了马来西亚开国的多元格局,无怪乎〈林连玉纪念馆落成碑记〉许他为「大马华族史上第一人」,良有以也。

刊载于《东方日报》(13/12/2016),作者:陈良,文史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