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0年华教节特辑】林连玉的悲剧与跨族群工作 /李万千

多元开放是本土历史的特性

khalid jaafar ikd sues um 180805 reading卡 力回顾我国马来民族的历史,认为不论是在室里佛逝王国(Sri Wijaya,公元七世纪末地跨印尼和马来半岛的印度化王国)或马六甲王朝(Kesultanan Melaka)时代,我国都是世界性的(bersifat kosmopolitan)国际贸易港口,因此思想十分多元开放。他举传统马来人的英雄和理想人格化身汉都亚(Hang Tuah)为例,说他就能够使用18种语文!

无论如何,他承认国语成为我国的国语(和唯一官方语文)是我国强烈的马来民族主义思想和联盟/国阵政权,实施压制性政策的结果。他批评马来民族主义的论述中,不存在其他民族的声音。他认为这种边缘化和排斥其他族群的作法,是一个很大的缺陷。

跨族群工作无疑迫切需要

像 卡力这么开明的马来知识分子,居然在一年前才第一次听到林连玉先生的名字。当然我们不会忘记林连玉先生的名字还是禁忌的时代。但林连玉基金成立25周年 后,我们还没有出版过任何一本介绍“族魂”的马来文书籍,无论如何还是说不过去的!加紧这方面的弥补工作,无疑是迫切需要的!

不单是林连玉基金,其实我国各华团及各族公民社会团体都应该注重跨族群的工作。基于我国是多元民族的社会,公民掌握和使用双语以至多语,应是社会的常态。同样的,搞双语/多语出版、论坛、网站也必须逐渐习以为常,使多元成为一个力量和优势,而不是包袱与障碍。

通过多语媒体突破语言隔阂

NONE《当今大马》马来文、英文、华文、泰米尔文编辑部的分工与合作,各语言与族群讯息、议题、观点与争议的交流、分享,是否能够为逐渐打破长期以来社会以语文分隔成马来文、英文、华文及泰米尔文四大版块的隔离状态,提供一个新的打破隔离的多语工作模式和氛围?

是 否可以寄望独立的平面媒体也可以发展起类似的分工与合作?看来双语与多语媒体及出版人才、翻译人才的培养已经是当务之急了,但谁愿意负起这项社会重任呢? 只靠市场那看不见的手吗?关心国家与人民前途的人没有不骂《马来西亚前锋报》的,但为什么不办一分负责任的马来文报来取而代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