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0年华教节特辑】共存共荣伸于将来 /杨善勇

所有的统计,总是一页页的沮丧。人民公正党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律师在国会提问之后,发现第九大马计划名下每一间国小所得平均拨款,是淡小的11倍也是华小的12倍。天渊之别的差别,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此之谓“共存共荣”乎?崇尚多元的文化,不应只限旅游局的表演,而应付诸制度的建构。然则,标准不但没有既定的标准,应对的那一套方式,毕竟纯属即兴的打发。

道文学校的造建,既是“共存”的经典也是“共荣”的景点。早在2004大选前,这所原在居銮拉央的道文,将搬到新山县士姑来丽宁镇,然则,《华小建校、迁校的微型华小资料集》(加影:教总;2009)中这样说:

“道文华小2006年9月21日进行动土礼,由董事部筹建,但建校工程至今(2009年5月)还未完成,预期会在2011年才可启用”(页85;121)。拉拉扯扯的缘由毕竟何故?

这不是空前也不是绝后的个案。林连玉先生早在〈57年官方对教育问题的作答〉的透露点同样的经验:“由1951年起,教总主席还没有换,但已换了6位教育部长。我最有经验,前一位教长答应的,到后一位教长就可推说不知情。”

知情不知情,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医生显然一点没有觉察本邦教育问题的根本所在。《东方日报》报道,他甚至沾沾自喜地说:“如果真的要说是抽双重税务,被抽的也是我们的党员,不是他们的(民行党)。”

林连玉先生离开之后的这些年月,教育部长相继接班,人来人往的路上,我们相视“共存共荣”的献辞,缅怀林忆莲的那首歌还有林连玉的那些话:“各民族平等是正大的、公平的、合理的,虽屈于现在,必伸于将来。”

 

*此文已刊登于《东方日报》,2010年1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