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连环扣》灌输马来人主权 政府不应保留为文学课本

  《连环扣》通书充斥着令人极度不安的马来人主权意识,我们担忧学生将代代被灌输“你主—我客”的不平等地位观念,继续视华人、印度人和其他群体为二等公民。《连环扣》和灌输种族主义思想的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有异曲同工的作用,为分裂族群和破坏国民团结埋下伏笔。 

 《连环扣》不仅丑化印度人,它也丑化书中华人角色Kim Lock 和Cing Huat(Cina Panjang)。两人被形容为贪婪、吸鸦片、好色、如果有女儿也会卖掉、压迫剥削马来男主角Seman; 它也妖魔化抗日军和共产党,把共产党游击队领袖描绘成强暴犯或意图强暴女性的道德沦丧者。

 我们认为,为了多族群社会的长治久安,教育部指定的课本必须具有族群敏感度,并宣扬当代进步价值如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活在廿一世纪的大马社会,我们应该提倡“人民主权”(Ketuanan Rakyat)的观念,而非狭隘封闭的族群主权。

 族魂林连玉先生早在五零年代已经表示:“每个民族对这一地区的开发,都有他们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必须把所有的民族,当作一家人看待,权利和义务一律平等”。

 我们并不以为《连环扣》符合教育部的指南。《连环扣》全国行动小组指出,中学综合课程(KBSM)撰写课本指南提出六个标准,这本小说违反其中五个标准。教育部至今还没有对此作出解释,《连环扣》为何能够通过官僚审查而成为课本。

 虽然政府已经修改19处敏感字眼,但是《连环扣》独立审查小组既然提出106项修改建议,可见这本小说有许多问题是不容置疑的。加上三名印裔代表宣布退出独立审查小组,我们认为目前的解决方案缺乏公信力。

 我们促请政府以其它文学著作取代《连环扣》成为中五马来文科目的文学课本。

 我们的立场是尊重小说作者的创作自由。《连环扣》小说无需被编辑删减,也应被允许在市场上自由流传,接受社会大众的检验和批评。但它不应成为中学的教学课本。

 长久而言,我们促请政府制定更透明和严格的教学课本审查机制,委任德高望重的各族群学者、作家和社会贤达担任审查委员。教学课本的审查须有平衡的意见和各族群的平等参与。

 

联署单位Endorsed organizations:

  1.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The KL & S’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2. 林连玉基金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3.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4. 柔佛中华总会 The Federation of Chinese Associations, Johore State
  5. 槟州华人大会堂 Penang Chinese Town Hall
  6. 五大宗教理事会 Malaysian Consultative Council of Buddhism, Christianity, Hinduism, Sikhism and Taoism (MCCBCHST)
  7. 政策倡议中心 Centre for Policy Initiatives
  8. 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 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Alumni Sekolah China M’sia
  9. 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Nanyang University Alumni Association of M’sia
  10. 马来西亚中国经济贸易总商会Malaysian-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
  11. 吉隆坡坤成校友会Persatuan Murid-murid Tua Sekolah Kuen Cheng K L
  12. 吉隆坡暨雪兰莪河婆同乡会Persatuan Ho Po KL & S’gor
  13. 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Youth Section of Malacca Chinese Assembly Hall
  14.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15. 新纪元学院校友会New Era College Alumni Association
  16. 雪隆理华同学会Persatuan Siswazah Lihua KL & S’gor
  17. 霹雳大专青年社Perak Young Graduate Association
  18. 社区传播中心 Pusat Komas
  19. 雪隆社区协会Persatuan Masyarakat S’gor & WP, PERMAS
  20. 我是大马之子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21. 《连环扣》全国行动小组National Interlok Action Team, NIAT
  22.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KL & Selangor
  23. 沙戥新村学校校友会青年团Bahagian Pemuda Persatuan Murid-murid Tua Sekolah Serdang Bharu
  24. 雪隆社区自强协会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gor, Empower
  25.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Malaysia Youth &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26. Educational, Welfare and Research Foundation Malaysia
  27. Malaysian Tamil Forum
  28. Malaysian Hindu Youth Council
  29. Majlis Kelab Bell Belia Tamil Malaysia
  30. Tamil Foundation
  31. Malaysian Dravidian Association
  32. Group of Concerned Citizens
  33. Malaysian Association of Indian University Graduates
  34. Coali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NGOs
  35. Malaysian Indi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
  36. Klang Consumer Association
  37. Malaysian Indian Development & Unity Association
  38. Indian Malaysian Active Generation (IMAGE)
  39. Persahabatan Semparuthi
  40. Child Development Initiative
  41. Council of Temples
  42. Hartal MSM
  43.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44. Malaysian Indian Student Association
  45.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46. 雪隆福建会馆青年团 S’gor & KL Hokkien Association Youth Section
  47. 中马钟灵校友会 Persatuan Alumni Chung Ling Wilayah Tengah
  48.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 Jawatankuasa Kerja Sahabat SUARAM JB

 

《连环扣》小说争议部分摘要:

贩卖孩童

1.有什么吃什么。如果有树根也吃。我们要求别人施舍。我们偷。我们没有女儿。如果有我们卖女儿(页119-120,Kim Lock说)

2.“他在这里做得很好,老板说Cing Huat很勤劳,如果你要卖他要买”……他(Kim Lock)没想过要卖这个独生子。如果是女儿他说不定会卖。但是现在他有什么理由要卖?那时刻他一直在心里寻找理由(页151)

3.但是如果Kim Lock卖孩子,他可以赚到更多(页155)

4.Kok Leng劝他卖掉Cing Huat。幸好他没答应,否则Cing Huat不再是他孩子。如果是女儿他肯定会卖掉(页160)
好色 / 吸鸦片

5.今晚他一定要和妓女Gweek Cin睡,她苗条瘦长、平胸和有双小脚(页155)

6.第200-203页,Kim Lock 带Mei Hwa去吸鸦片,每次见面吸鸦片后,他们都发生性关系。Kim Lock要带Mei Hwa回家住,儿子Cing Huat不同意,他要把妈妈从唐山带来。Kim Lock 拒绝他的建议,理由是“这会用很长的时间。我们不够钱”

7.第457-458页,共产党干部Teck Hock企图强暴Poh Eng

贪婪 / 视钱如命

8.虽然民族谚语的确有言:“如果有钱,你将成为勇敢的汉人,如果没钱,连成为汉人都难”(页482)

9.金钱没有敌人,敌人是阻止我们找吃的人(页141)

10.在像这样的陌生大城市,人们不能有同情心,如果同情(别人)我们不能发达致富。这里钱成为衡量标准。这世界钱是第二个神(页155-156)

11.他开始感到,在这南方之地,除了令吉之外,祖先的精神毫无帮助。有了钱,对女人身体的欲望也越来越迫切。如果Kim Sui可以结婚及把女人收藏在城市,为什么他不能收藏女人?这有什么错?(页198)

歧视 / 欺骗 / 剥削马来人

12.Cing Huat已开始能一点一点和番哪(Huan Na)说话,他已经知道他们是马来人,但是他比较喜欢叫他们番哪或者马来鬼,就像他的族人通常称呼他们一般(页179)

13.“Cina Panjang说那些土地全都是他的资产。我们养的牛也是他的资产。我爸爸已押了给他”(页88)

14.Seman说那片地已全部典当给Cina Panjang, 那华人命令Seman离开甘榜(页92)

15…….我们被法律保障的土地典当给外族。我们不能做什么…我听到这个故事感到心寒。我们的资产会逐渐被典当。我们不能帮上什么忙吗?“只有一条路。如果我们意识到和觉悟。别再有人步向Pak Musa的后尘”(第95-9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