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春雷动地》史诗歌舞剧槟城演出大会主席演讲稿

林连玉先生远在1961年,由于反对华文中学改制和批评政府的单元教育政策,最后得罪了当权者,才被剥夺了公民权和教师准证。半个世纪来,我国单元教育政策推行至今,华社又重新关注改制中学所存在的种种问题。这恰恰说明,当初政府对改制中学的承诺,很少得到兑现。反之,林连玉先生坚持华社兴办独中,数十年来为国家培养了大量人才,有力地证明了林连玉先生的远见和政策主张,是经得起考验的。

学者潘永强指出,“林连玉在50年前,就拥有非常进步的语言人权概念,认为语言多样性就是国家的文化遗产。今天不少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也多次肯定母语教育的贡献和成就。人们没有理由一方面肯定和享受母语教育的成果,一方面又继续否定曾为捍卫母语教育作出巨大努力的林连玉先生。”

当年指控林连玉先生的罪名,是所谓“言论与行动对马来亚不忠”,所谓“策动对最高元首和联邦政府的不满”和所谓“促成 各民族间的恶感与仇视”。可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当年林连玉领导教总反对华文中学改制,批评单元教育政策的言行,与剥夺其公民权的莫须有罪名完全挂不上钩,反而是背道而驰的。

林连玉先生不过是行使他的言论自由权利,以及合情合理地捍卫母语教育和文化权利,然而,竟不容于独立后的马来亚,委实令人遗憾。政府如果能在50年后的今天,承认事实,深刻反省,採取恢复林连玉公民权的行动,不但能还林连玉和华教一个公道,也将确保未来不再有人会因言论而入罪,让我国公民的人权获得保障。

今天,林连玉基金 发动全国性“平反林连玉运动”,是要求政府恢复林连玉先生的公民权地位,承认他是一位爱国者;同时也要求政府作出制度性补偿即通过制定“母语教育平等法,公平对待母语教育”,使各族母语教育的发展,进入制度化和法制化的阶段,从而将国家资源公平分配给各源流学校,允许各源流学校自由发展,就可能实现林连玉先生当年未竟的理想。 

由于这场运动具有敦促政府落实教育平等法,公平对待母语教育的公共意义,“平反林连玉运动”工委会已经致函给上百名朝野国会议员,并随函送上一本名为《林连玉—大马华人族魂》的英文版书籍。此举是要求国会议员们,在国会提呈一个“恢复林连玉公民权”的动议。

我们认为,政府若能俯顺民意,解决我们所提出的上述两大诉求,不但将能告慰林连玉在天之灵,也对寻求制度化解决方案,废除我国长期来对母语教育的制度化歧视,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我的话就谈到这里,谢谢大家!